跑车文学 www.pcwx.cc,点燃爱火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匆匆赶到亚悦大饭店,子坛的神情,雍容中,有一股冷肃。

    阿凯迎上前,低声道:

    “报告董事长,少爷刚出门,唐爱还在,但好像她也快出门了。”

    “嗯。”子坛轻轻挥挥手,制止饭店人员出迎,她快速的与阿凯踏入电梯。

    阿凯很快敲开门,子坛和他跨进房,唐爱错愕地,不过她同时感到不寻常的气氛。

    “请问找谁?我正要出门”

    “唐小姐,这位是董事长,欧阳列少爷的母亲。”

    唐爱俏脸刹白,不过,很快又复原,她连忙请子坛坐。不用请,子坛已大剌剌坐下,唐爱倒杯果汁出来。

    子坛始终冷冷的瞅着唐爱:“坐下。”

    唐爱看她来者不善,乖乖坐下,心里正盘算着该怎么应付。

    “果然长得标致。”子坛微微颔首:“唐小姐家住哪里?”

    唐爱讶异的回望子坛,不知她的用意。

    “关于你和阿列的事,我找你谈?还是跟你父母谈?”

    “为什么找我父母?”唐爱提高戒心。

    “那么,就是跟你谈了?”

    唐爱点头。

    子坛打开皮包,拿出支票簿、笔

    “说吧,你要多少?”

    “您什么多少,干什么?”

    “你要多少钱,才肯放开阿列?”子坛盯住唐爱,眼中有鄙夷成份。

    这会,唐爱明白了,急着说:

    “董事长,您可能弄错了,我和阿列在一起,不是为了钱。”

    “我不管你是否为了钱,现在,我只问你要付你多少,才肯放开阿列?”

    唐爱挺起背脊,沉声地说:

    “即使给我全世界,我也不会离开阿列。”

    “你很聪明。”子坛冷然一笑。

    “我就是太笨了,才会爱上阿列。”

    “不,你太聪明了,你知道缠住阿列,等于掌握了我欧阳家的全部,我付再多,也抵不了阿列的身价。”

    唐爱睁圆双眸,根本没想这么多,她居然污蔑自己?

    “如果我事先知道阿列的身份。”唐爱沉痛的说:“绝对不会接受他的帮忙。”

    “他帮你什么?”子坛凝眼问。

    唐爱沉默着不想说出来。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子坛冷笑“现在不要,你将来会后悔。”

    唐爱挺起胸。

    “董事长,您错了,即使阿列一文不名,我绝不会后悔,也绝不会离开他。”

    “阿列是我的孩子,我很清楚他,他一直很乖,很听话,今天,只是暂时迷失,醒过来后,他还是要乖乖回来。”

    “不,我不信。”

    “你想,‘万擎’继承人和你,两者之间,他会如何选择?”

    唐爱咬住下唇——她相信他会选她。

    “有了‘万擎’继承人的身份,他可以再找十个,甚至上百个你。相反的,若他选了你,除了你这一身上下之外,他什么都没有。再笨的人,也知道该如何选择。”

    “不,我相信阿列。”唐爱坚定的小脸,透着光。

    “你只是相信你自己的爱情,阿列是个人,你无法掌控他的一切,至于爱情这东西,其实是虚幻而不可靠。”

    唐爱望着子坛,子坛继续说道:

    “以你的身份,高攀阿列,将来”

    “董事长,请更正您的言辞。”唐爱反驳道:“在爱情国度里,没有‘高攀’这个形容词。”

    子坛细致的脸,微微变色,冷笑道:

    “哼,多读几年书,比较会说话。不过,事实就是事实,你们这种年纪,大都沉缅在梦幻的爱情里。哪一天,一旦阿列醒悟了,离开了你,你可是人财两失。”

    “董事长,原来您的观念中,唯有金钱。怪不得阿列要躲起来思考。”

    “住口!”子坛一拍茶几:“他能躲到哪?再躲也是我的地盘上,我的势力范围内。”

    阿凯吓一跳。唐爱暗惊在心,表面上,她依然平静,不肯示弱。低头看一下表,她有下逐客令之意。

    既说不动她,又利诱不了她,更无法折服她,子坛既懊恼又忿然。

    “今天,我诚心跟你沟通,我不想落人口实,说我欺压你,但是,你的态度很恶劣。”

    唐爱清澈眼眸直视着子坛。她不觉得自己哪里恶劣,只是直话直说罢了。

    “错过今天,我还会再找你,如果你不肯放开阿列的话。”

    “那么,我也明白告诉您,董事长,我不可能离开阿列。”

    “好,好,很好。”子坛因忿怒而微颤:“你有胆量,敢对我这样说话。”

    咬咬唇,唐爱豁出去了,她知道不能怕,不能退缩,这会,她只有再往前进。

    “我可以明白告诉你,下回我再来找你时,就不是这样好说话。”子坛站起身:“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包括你的家人。”

    说完,子坛转身,笔直走向门,阿凯急忙收起茶几上的支票簿,跟随在子纭身后。

    “等一下。”

    子坛顿脚,以为唐爱投降了。

    “我家人和阿列、你、我,完全无关,董事长别扯上他们。”

    “哼!”冷哼一声,子坛头也不回,大步走了。

    深吸几口气,唐爱虚软的跌坐在椅,紧紧咬住下唇,下唇却因她全身乍然松懈,而抖簌着。

    只是单纯的与欧阳列相爱而已,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麻烦,还波及家人?

    她百分之百相信欧阳列对她,绝对是真诚的,不过,子坛的话,为何一再缠绕着她?

    万擎继承人和你,两者之间,他会如何选择?

    阿列是个人,你无法掌控他的一切。

    一旦阿列醒悟了,他会离开。

    用力摇头,唐爱对空旷的房间吼道:

    “不!他不会离开我”

    似乎,坚定的喊声,可以让唐爱拾些信心吧。

    欧阳列埋首在公文堆里,没注意到办公室门被推开,还被反锁。

    直到身影站定在欧阳列面前,他才抬头一怔。

    “怎么又是你?”

    “嘻,是我,不好吗?”

    “你早上不是才来过?”欧阳列诧然的盯她一眼。

    是丽心,她和早上穿着不同,这时她怪异的穿着一件宽松风衣,罩住全身。

    “嗯,人家约你一起午饭,你不要?”丽心爱娇地。

    “我很忙,没空。”

    “所以呀,人家只好再来了。”

    欧阳列拢起浓眉,放下公文问:

    “你到底有什么事?”

    “没事不能来吗?”丽心转个圈“人家来陪你工作。”

    “你在这里,会防碍我的工作。”

    长得好看的脸,因神情冷肃,使他看起来更有个性,丽心就是爱死他这副酷样。

    她舍不得视线转移,直盯住他,深吸口气,才转身坐到角落的沙发。

    “我保证不妨碍你,我坐在这里等。”

    欧阳列埋首于公文堆,真不想理她。然而,她在此,他实在无法专心工作。

    因此,他舍了公文,站起身,笔直走到角落,坐在丽心对面。

    “咦,你工作完成了?”

    “小姐,我可不像你,整天没事干,我忙得很哪。”

    “你忙呀,别管我。”丽心满脸无辜。

    “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

    丽心柔媚的笑了:“有空啦?”

    欧阳列看一眼壁钟。

    “你可以有十分钟时间,说完请便,我得继续工作。”

    “嗯”丽心倾前身,由茶几上倒两杯水,递一杯给欧阳列。

    “我不渴。”欧阳列神情平板地摇头。丽心呷口茶,徐徐放下杯子,欧阳列眼神透出不耐。

    只见丽心起身,绕过茶几,坐到欧阳列旁,欧阳列拢皱眉心,看一眼壁钟。

    “好热。”说着,丽心解开风衣衣扣。

    欧阳列扭头,愕然发现她已脱掉风衣,里面是一袭鹅黄色薄纱,透明得可以看见她同色系的绣花胸罩与底裤。

    就在欧阳列错愕间,她又除掉薄纱,只剩

    “你干什么?”

    丽心含笑,斜倚向欧阳列身躯。欧阳列一张脸涨得通红,迅速向后退。

    丽心再次扑向他。

    欧阳列连忙起身,聚拢一双浓眉。

    “这里是办公室,你在干什么?”

    丽心双颊红扑扑,起身昵向欧阳列。

    “站住,你再过来,我要叫人进来了。”

    “反正我们快订婚了,大家早晚会知道我们的关系。”

    “周丽心,我一直很尊重你。”欧阳列难以置信的睁大眼,斥道:“你何苦作贱自己,谁教你这种下三滥事情?”

    丽心害羞地笑着。

    “你以前不会这样的,快,快把衣服穿上去。”

    “我以前就是不会,才被别的女人捷足先登。”

    “你在说什么,我又不物品,什么捷足先登?”

    “你要的,不过也是这一套,唐爱会的,我也会,她有的,我也有。”丽心再逼近他,挺起前胸。

    欧阳列退到办公桌后,怒道:

    “唐爱不会这么无耻。”

    丽心一怔,顿住脚:“你的意思说我无耻?”

    “我你快穿上衣服,不然,我叫人进来。”

    “无耻”多么不堪的形容词,丽心恼羞成怒,怒的对象是唐爱。

    “阿列,我爱你,愿意献身给你,想不到,在你眼中,我比不上那个穷女人。告诉我,她哪里好?”

    “那天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