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点燃爱火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下午没课,唐爱下班后,迳自回到亚悦十六楼。

    欧阳列还没回来,她跑到他房间,一面整理他的衣物,一面陷入沉思。

    那天,他闯她房间然后,他吻她。

    唐爱唇角,泛起笑纹。

    那夜,浪漫而迷人的露天餐厅,花香、乐队演奏,更让唐爱永远忘不了。

    泰阳等人出现时,他表现得既勇猛又睿智。

    她想不到,欧阳列这个人可刚可柔,刚硬如铁如山,柔情却又万千。

    唐爱含着笑,轻轻哼着那首:dyingyoung“伴你一生”

    “叮——咚——”

    门铃忽响。

    唐爱跑去开门,她以为是欧阳列回来了。

    门外是一位清丽,穿着华贵的妙龄女孩。

    “你,找谁?”唐爱问。

    看到唐爱,她吓了一跳的表情。

    “阿列住这里?”

    “嗯。”“你是他请的清洁工?”

    “呃,我”唐爱不知该如何自我介绍:“我叫唐爱。”

    “唐爱?这样的清洁工,太漂亮了吧?”

    “小姐怎么称呼?”唐爱双颊微赤。

    “我叫周丽心,方便我进去坐吗?”

    “呃,请。”

    丽心大方跨进来,眼睛不住打量屋内。

    唐爱与她坐在沙发上,替她倒杯果汁。

    “欧阳列不在,请问你有什么事?”

    “他住这里多久了?”丽心不答反问。

    “我不太清楚。”

    “你来多久?”

    “不到半个月。”

    “难怪,”丽心恍然大悟地说:“他没跟你提起我吧。”

    唐爱盯住她,摇着头。听她的口气,似乎跟欧阳列很熟,唐爱不禁好奇问:

    “周小姐是?”

    “未婚妻。”

    唐爱一张小脸“刷”地乍白,容颜呆滞好一会,唐爱摇头说:

    “不,他,他”

    记得他是单身,不是吗?怎会迸出个娇滴滴的未婚妻?

    “我就知道,他不好意思提。”丽心淡笑:“连送钻戒都不好意思具名,他这人就是这样。”

    唐爱顿觉眼前一片黑暗

    “这回要不是秋董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他原来躲在这里。”

    “秋董,是谁?”唐爱勉强自己镇定。

    “秋子坛,就是阿列的妈妈。咦,你不知道?”

    唐爱摇头。

    “这么说,你当然也不知道,阿列是‘万擎’未来的接班人?”

    “万擎——接班人?”唐爱更惊讶,怎么可能?

    “嗯。”清洁工竟不知道主人身份,丽心神情转为鄙夷“万擎海外跨国集团,在全球世界各地,都有连锁企业公司。”

    “啊,我,我知道万擎。”唐爱轻声说。

    她只是不知道欧阳列的身份,难怪万擎大楼六楼的林经理,因欧阳列一通电话,马上答应录用她。

    唐爱接着再一联想,她豁然明白了。

    怪不得欧阳列会住在这间五星级大饭店,怪不得欧阳列那么大手笔,包下整层露天餐厅。

    “我看,你在这里的工作,也是临时的吧。”

    唐爱摇头,她沉重得说不出话。

    “阿列会回去,这里不是他久留之地。”

    不错,欧阳列说过,他只有在需要思维时,才住这里。

    一旦他回去,这里的一切,包括她。

    欧阳列,便弃之如敝屣。

    想到这里,唐爱一颗心都冷了。

    大门忽然开了

    欧阳列跨进来。这间套房的卡片锁,只有两张,他把饭店备用的一张,拿给唐爱使用。

    乍见丽心,欧阳列有刹那的错愕。

    丽心笑盈盈的迎上前。

    “阿列,你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这里?”欧阳列脸色严冷。

    “当然是董事长担心你没人照料,要我走一趟。”

    “现在看到了,我一切都好。”欧阳列双手一摊:“你可以走了。”

    丽心甜甜的笑着,反而坐下来“你何时要回去?”

    欧阳列看唐爱一眼,发现她脸色苍白。他转眼,看着丽心

    “你说嘛。”丽心柔身上前,拉住欧阳列的手“你什么时候要回去?”

    欧阳列抽回手,走向唐爱,担忧地问:

    “唐爱,你怎么了?”

    唐爱浑如木头人,美丽的眼眸;冷然瞅住欧阳列。

    欧阳列蓦地回头,扬高声音问丽心:

    “你对她做了什么?”

    “没有呀。”丽心大怔:“她帮我开门,我们只是聊了几句。”

    欧阳列再转向唐爱:“是吗,只是这样?”

    唐爱低眼,勉强点点头。

    欧阳列这才放心,坐下来,问丽心:

    “你还有什么事?”

    “嗯。”丽心有点奇怪的看一眼唐爱,盈盈坐到欧阳列的身旁“我要谢谢你的钻戒,好漂亮!我好喜欢。”

    欧阳列皱起浓眉:“没什么。”

    “周末我在家开生日派对,你”唐爱倏地站起,脸色蜡白,浑身打颤的奔进她房内。

    “唐爱。”欧阳列忙立起身。

    丽心适时拉住他,他手一甩,却甩不脱,丽心上半身柔近他。

    “阿列,别走,你的清洁工好大牌。”

    “你说什么?”欧阳列瞪圆眼。

    丽心吓得放开手。

    “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牌的清洁工”

    “她不是清洁工。”

    “不是?”丽心大怔:“那,她?”

    “她就读c大,还是个学生。”

    “学生?”脑袋一转,丽心反问:“她为什么住在你这里?”

    欧阳列不答,迳自坐下。

    “阿列,你说清楚。”丽心想起唐爱,长得五官分明的可爱娃娃脸,她似乎有点醒悟。

    丽心徐徐坐下,戒心,由她的心口,逐渐提升到脸上,她脸上一片严肃。

    “我们需要谈谈。”

    丽心不响,诧然眼神望着他。

    “钻戒,不是我送的,是我妈,你应该看到卡片。”

    “这不重要。”丽心说:“我只想知道她是谁?为什么跟你住在一起?”

    “她”欧阳列简单谈起他在公园替唐爱解危的事。

    “我不反对你做善事,但是,她解危后就该回去,为什么还住在你这?”丽心咄咄地口吻,显示她很不满。

    “这和你无关吧。”

    “有!大有关系。我不喜欢,我讨厌别的女人接近你。”

    “这是我的事。”欧阳列轻舒一口气。

    “你”勉强压抑不满,丽心道:“再过一个月,董事长准备让我们订婚。你都不知道?董事长没提起?”

    “这正是我想跟你谈谈的事。”

    “谈什么?”

    “我想,我们个性不同,勉强在一起,不会幸福。”

    微张着嘴,好一会,一缓、丽心语音颤栗:“我不觉得我我们个性不同”

    “我很抱歉,我无法给你幸福。”

    张大嘴,丽心缓然摇头。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诚心祝福你,希望你找到更好的对象。”

    “阿列。”不听控的眼泪,纷坠而下:“我一直喜欢你,从我们认识至今,我对你的爱,有增无减,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我承认,我们相处愉快,但,这不是爱。”

    丽心轻摇着头,眼泪再次纷坠。

    “我妈透露这件婚事后,我躲到这里,想了很久,很久”

    欧阳列的影像,模糊在丽心眼前。

    “我只能说,抱歉。”

    “可是,董事长”

    “丽心,要结婚的人,是你和我,我妈不了解我们的情况,对不对?”

    “可是,她说”

    “不管她说什么,我现在说的才是我真正心里的话。”微戽的下巴,加上霸气的嘴,使欧阳列看来是毅然而决。

    掏出手帕,丽心伤心的哭了一阵。

    欧阳列只是冷然端坐陪她,好一会,他才说:

    “如果你想回去,我派人送你。”

    一面擤鼻涕,丽心一面摇头,然后,她以鼻音问:

    “你是不是因为她?”

    欧阳列不响。

    猛吸一口气,丽心起身回头,走向大门,欧阳列暗松一口气。

    当丽心走到大门口,忽然,一声脆响。

    “慢着!”

    丽心和欧阳列一起转头,是唐爱。她刚好开门出来,就看到丽心,一面哭,一面走。

    唐爱大步走到欧阳列面前,抬眼怒瞪着他,接着,她挥手,要甩他耳光。

    丽心目瞪口呆。

    欧阳列轻松的接握住唐爱手腕问:

    “你干什么?”

    “我打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坏蛋。”唐爱扬声,挣回手腕:“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的未婚妻?”

    “什么?”

    “你该打。”唐爱再度挥手。

    欧阳列接住她的手。

    “喂,你搞清楚状况好不好?”

    “情形非常明显,”唐爱劈里啪啦地,简直像一团火焰,怒斥道:“你有了未婚妻,还想隐瞒实情,隐瞒身份,到处拈花惹草。”

    “喂,喂,喂。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现在你未婚妻找上门了,你想一脚把她踢出去,真是个名符其实的负心汉。”

    丽心惊愕的看住唐爱,又转头望欧阳列。

    “住口。”欧阳列生气的推开唐爱:“你懂什么,你听到我们刚才的对话没?”

    “我才不屑偷听。”唐爱跌到沙发上,依然怒道。

    “所以,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问你,你是不是送一颗钻戒给她?”

    “是又怎样?”欧阳列火大了,从没人敢对他大声说话,更遑论甩他耳光,只有她,眼前这个女人,曾经挑动他内心触觉的女人。

    “那就对了。”表面悍然的唐爱,心像有一团火,灼痛了她的心、她的肺

    “一颗钻戒又怎样,能判定我什么?”

    站起身,唐爱吸一口大大的气,藉以浇熄心口的痛,也让自己清醒。

    “是不能,没有人能判定你什么。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大骗子。”

    “你”欧阳列愤怒的走近一步,握紧拳头。

    “我不要再看到你。”话罢,唐爱转身欲走。

    “你要去哪?”欧阳列拉住她。

    “不要你管。”用力一甩,唐爱越过丽心,冲出门。

    从没人敢对欧阳列这样子,丽心除了震惊大讶之外,竟深深地同情起欧阳列,她走近欧阳列,小猫似低叫着他“阿列。”

    “哼!”怒喘口气,欧阳列冷然瞅一眼丽心,大步追出门。

    丽心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她突然想,这会没抓到他,只怕,以后永远抓不到他了。

    伤心的泪水,泉涌似溢出丽心的眼眶,心里不断、不断地唤:

    “阿列,阿列。噢,阿列”

    跑出饭店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