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一时云起之岳母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框架拿出来以后,我就回润州。如果项目上还有什么要做的,你可以email我,或者如果我有时间来成都都行。”

    他都点得跟捣蒜似的,就差没流眼泪了,我就怕他说什么感人肺腑的话说:“别停着了,走吧,不打算给我接风吗?”他似乎才从仙境里出来。

    发动汽车说:“哥啊!你我怎么谢你呢。我怎么就觉得你就是我的恩人呢,每次我遇到问题,你真能帮我你就是上帝吧?”又恢复了他油嘴滑舌的一面儿。

    会开的其实很无聊,无非就是请一些所谓的那些打着政策智囊机构幌子的研究所的专家来做做报告,然后就是协会的那批领导对这个行业进行分析,最后还有些什么颁奖什么的。

    第一天上午就有协会的工作人员找到我说让我在第三天的时候别离会,到时要领个什么奖。我就奇怪了,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小不小大不大的,会有什么奖呢?我给老贾打电话说这个情况,老贾最关心的是这个奖要不要交钱。

    我说还是领导睿智,一下子就抓到问题的要害了,我得问清楚了,找人一问才知道是年度最佳企业责任奖,还是十佳之一。他们暗示我们应该给协会一些回馈,我问多少,他们说十万二十万都行。

    我跟老贾说,老贾鼻子都气歪了,还是说行,钱很快打他们账上,就当是花钱买个牌子呗。也算是业界肯定了,就给他们十五万,叫他们买糖吃去,除了开会就是和业内的朋友在一起胡吹,其实基本上不谈业务,不谈客户,在这行里,谁都防着谁。

    前两天的晚上基本上就是和薛明宇和他的一帮朋友在一起喝酒,其实我的心也不在喝酒上,薛明宇看人还是很有一套,看出我有事,笑说:“别天天净想着不开心的事儿,吃饭后我带你去乐呵乐呵。”

    我笑笑摇头:“我才不是想不开心的事,我只是想带我岳母怎么个行程。”他呵呵笑:“我说,彬哥,你能不能不把自己打扮成十四孝。你这样我是太有压力了。”我笑了,我可不是什么他嘴里的好人,但是我不能说。

    他接着说:“不是明天晚上六点多的飞机到吗?到时候去接下不就行了,明天下午的会也就散了,没什么活动了,不过,我明天下午也就赶回成都了。”

    “明下午就走?”我有点愕然。“事儿多,你是不知道,我来这开会纯属是偷懒着呢。我得赶回去一大滩事儿呢。明下午我让公司来车接我。”我点点头,是啊,人家都是忙人,想我这样都不算偷得浮生几日闲,纯属是放大假。这假放的还不知道怎么和老贾说。

    “行吧,我玩个差不多就去成都。”他夹着烟:“我也不会催你,你好好玩,你岳母不是从成都走吗,确定时间,我在那边订机票方便,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我真觉得薛明宇身上有的那种东西可能就是四川人常说的“袍哥”风色,还是很仗义的,我不知道他是在报恩呢,还是真把我当成兄弟看。

    但是我觉得最起码不掩饰造作,是真的。他突然冒了句:“十天啊,最多十天啊!”我气笑了:“还说不催我,没走就开始催了。”

    会在第三天上午就结束了,中午会议组织了聚餐,我喝了几杯酒,中午在宾馆了睡着,想晚上开着车去机场,其实上午我就打电话给岳母了。

    但是没有人接听,我也就没再打。正迷糊着,有人敲门,一看是薛明宇,拎着皮箱说:“我走了,来打个招呼。”我说:“我送送你。”他拒绝道:“送什么,又不是不见面了。外面这么热!”

    我打趣道:“你可是我未来的老板,我从你那开工资的,老板走,我怎么能不送呢。”一把将他推出门外。他讪讪道:“能不能别老板老板的,还有,能不能不提钱,提钱我害臊,就那么点钱,你什么意思我还不知道。你这不是直接飙着年底的‘助人为乐’先进个人去的吗?”

    我哈哈笑:“你这么说我还真开心。你也可以喊我雷锋。”他也跟着笑,我们上电梯去停车场。

    我很严肃地说:“其实你说是我帮你,其实在我看来是你帮着我,你给了我一个退路的选择,你还给了我信任,最重要的是你让我感觉我还是有价值的,所以我已经是很感激了,要你的工资我才不好意思呢。”

    他皱着眉头说:“要不然,你倒给我钱得了。”说完也是哈哈大笑。“彬哥,你不要想多了,古人说英雄无用武之地,现代人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向你这样的人,别说我觊觎,就是向智威汤逊、尼尔森什么的,要是知道你要赋闲,怎么也得给你个位子。如果你真能来,我才是捡到宝了呢。”

    我还是挺喜欢这样无耻的恭维,虽然知道这只是玩笑话,依然面露喜色、乐不可支。可见高帽子是人人都喜欢戴的。一路说着到停车场,司机已经迎上来,将他的行李接过去,一个很年轻的女孩跳着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明宇”声音嗲的发腻。穿着一袭长裙、又蹬着高跟鞋的她倒是显得很高挑漂亮,却好像眼里只有薛明宇一人,完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