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白龙娶凄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喂,朱买臣,你究竟对我家的小玉有没有意思?”

    “公子,买臣不买官身系科举,未有功名,不敢言及婚嫁。”朱买官很客气地回答龙生。

    “没关系,小玉不是那种贪求名利的女孩,她只是有点嫌贫爱富而已,跟你的祖先娶的崔氏不一样喔。”

    “公子,朱买臣跟买官并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是名字雷同而已。”

    朱买官自从住进来以后,龙生跟他说烂柯山的故事已经不下五次了。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你要记得跟小玉成亲以后,再落榜七、八次,然后被休,之后考上黄榜后回来泼水就好。”

    “白公子,买官并不想做那种事,小玉是个很好的姑娘,买官就算要娶她,也会等功成名就。”

    “你这样我不是很无趣吗?”

    龙生想不到这个朱买官年纪轻轻,说起话来跟私塾里的夫子没什么两样。

    “龙生”花晴在角落叫他。

    “什么事?”

    “人家朱公子要准备科举,你不要跟他讲一些有的没的。”

    “是啊!还说人家嫌贫爱富。”小玉洗碗的声音好大。

    “-本来就是!”龙生反驳:“走了一个肥猪员外,又来一个朱买官,我看-跟姓朱的大有缘分。”

    “公子你胡说什么?”小玉气冲冲地把碗拿去放。

    其实,她哪里嫌贫爱富?虽然公子人坏、对她又不好,可是自从他救了她,她就在心里许诺要跟他一生一世,作牛作马都甘愿。

    可公子已经有晴姐姐了,晴姐姐人美心又好,是真心把她当作妹子来疼,比用十两将她卖给yin魔朱员外的父母要好多了。

    她心里早已决定,一辈子都要服侍他们两人,就让她把对公子的情意深埋心底,不管这朱买官是乞丐也好、状元也罢,她都不希罕。

    “小玉生气了。”花晴说。

    “小丫头脾气还那么大,我看是-对她太好了。”

    “她身世可怜嘛!而且看到她,我就想起”

    “-妹妹花梨,对不对?”

    “现在回首,其实已经想象不出当初生气的心情了。”

    “哪天我陪-回去梧鲁村,-不就可以看见她了。”

    “他们看见你不吓死才怪。”

    “我哪有那么可怕?”

    “看见亲手埋掉的死人活蹦乱跳的还不可怕啊?”

    “安心啦,随便干扰一下他们的脑电波,他们就会忘记玄三的样子了。”

    “什么是脑电波?”

    “脑电波就是人脑活动所产生的力量,它是脑细胞的电位活动”龙生思索着要怎么讲花晴才会了解,不过实在太复杂了。“好象你们讲的魂魄,就是脑电波的一种。”

    “魂魄?”花晴想起龙生曾说玄三的魂魄在她四周徘徊的事。“你曾说过玄三的魂魄,现在是不是依然在我的周围?”

    “没有。”龙生摇摇头。“人死了七天以内,我有办法让他的魂魄重新归体,也就是复生;而绝大多数的灵魂,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会堕入轮回,只有少部分的魂魄会因为执念太深,在世间徘徊。不过因为活的人比较多,也就是所谓的阳气盛,会把阴气,也就是无主孤魂的力量冲散,所以剩下的灵魂,绝大多数都会消失,一旦魂飞魄散,想要转生就很难了。”

    “真有转生这回事?”

    “有的,不过那是别的人管的。”龙生把星球两字隐去,要对花晴解释什么是星球有点困难。

    “你是说,别的神?”

    “也可以这样说,反正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高等星球之间,很少会互相干涉。

    “好奇怪喔!”花晴看着龙生。对她而言,龙生是一个神,可是他偏偏又没有神的感觉。“我不觉得你是神耶!”

    龙生笑笑,神只是地球人类对他们的称呼,他们要说是人也可以,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

    “是神、是人有什么不同?”他抱住花晴。

    花晴靠在他的胸前,感受着他的呼吸起伏,心怦怦地跳着。

    神跟人当然不同啊!

    人的呼吸有一天会停息,心跳有一天会停止,可是神不会。

    她有一天会老、会死,可是他不会。

    她迎接一次花开,就要等待一次花谢,花开花谢,年华即逝。

    这些,都与他无关。

    她害怕死亡将他们分开,更害怕韶光改她容颜,再美的红颜一旦憔悴就怕情缘尽,况且他对她,根本还不知道有没有过爱意。

    说来讽刺,花晴是美的,玄三是丑的,可是美的人如果老去,便比丑的人还不如,更何况是一个不老的人。

    这样的道理,花晴是早就知道了。

    xxsyxxsyxxsyxxsyxxsyxxsyxxsyxxsy

    “喂,买臣。”龙生蹲在朱买官面前。由于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小玉又不肯牺牲自己,所以龙生只好让他住在柴房里面。柴房这种房间,是冬冷夏热,不过像朱买官这种落魄书生,是没什么好嫌的了。

    有遮风避雨的地方,且三餐得以温饱,朱买官心里已经十分感激。

    如果,当家的公子,可以不要三不五时跑来烦他,那就更完美了。

    “公子,我叫买官。”

    没有见过记性这么差的人,每天见面的人名字竟然记不起来?但是非也,他记戏曲的能力又很好,一出烂柯山他听到耳朵长茧。

    “买臣跟买官不是一样吗?噢,不一样、不一样,买臣是七老八十才捞到一官半职;你就不一样了,你还年轻,输的本钱还很雄厚,别担心、别担心。”

    买官实在听不出来公子究竟是在安慰还是在讽刺他,不过晴小姐说过不必太理会公子的言行,所以他只是笑一笑,便又回头看自己的书。

    “你每天看书不烦啊?”

    “不会,正所谓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念书就是为了成名,这算不算是汲汲于富贵啊?”

    朱买官被他这么一说,连忙否认:“读书人求得官职,是为了施展所长、报效朝廷、回赣社会,以达到民胞物与、天下大同的境界。”

    “有没有那么伟大啊你?”

    “这是买官毕生的心愿。”

    “那你觉得除了英俊不凡、玉树临风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形容我的外表?”龙生这话题还真是急转直下。

    “呃”这可难倒他了。

    “你快说啊!几个形容词都想不出来,还敢进京参加科举啊你?”

    朱买官盯着龙生的脸,这张脸,即使再怎么恭维,也很难形容是英俊,如果是相反的词汇,他立刻可以想出一百个,可是

    好难,真的好难!

    “呃风风生水起别别开生面。”

    “你是说用风生水起,别开生面来形容我?”龙生的语气听起来有一点危险。

    “公、公子,买官才疏学浅,尚在努力之中,有、有很多还不太了解”

    “以前汉武帝为了加强内部监控,实施了腹诽法,你知道什么是腹诽吗?”

    “知道。”买官点点头。“腹诽就是:口虽不言,而内心非议之。”

    “你是不是正在腹诽我?”

    “公子,买官不敢。公子收留买官,对我恩重如山,纵然以前曾经有过那么一点腹诽,可如今是绝计不敢!”

    他见过龙生怎样玩弄小玉,生怕自己也会被施予厨具之刑,所以对龙生又敬又畏,深怕得罪他。

    龙生看他惊惧的模样,心里很是得意,感觉又多了一个小玉,等他想到适当的方法再玩弄他好了。

    他走过内室,听见小玉在哭。

    小玉刚来的时候很爱哭,可是自从被他威胁要戳瞎她的眼睛后,倒是变得十分坚强。

    “-在哭什么?”

    小玉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话,只是继续哭泣。

    “小玉的阿爹好赌,欠赌场一百两银子,被抓去毒打一顿,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回来。小玉她娘刚才跑来找她,又哭又求的,我好不容易打发她走了,小玉心里难过,就哭了。”花晴走过来对他说,然后又走到小玉身边,将一个小包袱交给小丘。

    “-别伤心,公子会帮-想办法,这是一百两,-让公子先带-去救-阿爹,公子会对付坏人的。”

    龙生张开嘴,有好多话想要辩驳。

    小玉就已经不关他的事了,还管到小玉她爹身上?是谁规定买青菜还要送萝卜的?早知道她这么麻烦当初就别捡她回来。

    “晴”

    “龙生,你的心地好,不会见死不救的是不是?”错!他见死从来没救过才对。“而且那些坏人那么嚣张,在你的地盘上掳人勒索,你看得过去吗?”

    花晴实在很了解自己的丈夫,他以前据山为王,方圆数百里,他都视为自己的地盘,有很强的地域性。

    “晴姐姐。”小玉感激地看着花晴。

    龙生虽然老大不愿意,但也只能应从。

    xxsyxxsyxxsyxxsyxxsyxxsyxxsyxxsy

    “公子,真对不起,还要这样麻烦你。”小玉一路上下停跟摆臭脸的龙生鞠躬哈腰,卑微到极点。

    “对不起就好了吗?真会麻烦我,麻烦是用嘴巴讲的吗?”

    “小玉知错了。”

    “知道错了还不改啊-!有够糟糕。”

    小玉连忙陪笑脸,公子脾气不好的时候,姿态要放得很软,就像麻糯一样,他才不会气上加气。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