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离婚未来式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杜雨晴抬头仰望三十层楼的大厦,在艳阳照射之下更显得辉煌。

    这是她第一次到雷氏企业来。

    一早王淑兰便要求她拿汤来给雷振邦,理由是男人工作很辛苦需要补一补。

    她不好意思拒绝婆婆的好意,但是又害怕和他见面。

    自从他们谈完条件后,至今他们两个人未再说过任何一句话。

    就算他晚上有回家,他也一个人睡在沙发上并未打扰到她的生活,两个人简直把对方当成透明人一样,眼里根本没有对方的存在。

    杜雨晴鼓起勇气踏进雷氏企业大门,朝服务柜台走去。

    她小声地道:“你好!我要找雷振邦。”

    柜台的两名服务人员一听她要找雷振邦,心想这又不知是哪来不三不四的女人要来烦老板,便自作聪明的要赶走她。

    “如果你没有预约的话就请回,我们总裁设空见你。”

    说完,也不理会她的存在,两人又自顾自地聊天起来。

    杜雨晴心想自己真的没有事先预约,而她也不知道他的电话、他在哪层楼上班,无可奈何之下,她原想要转身离去,可又想起手中的汤是婆婆辛苦熬的,她停下脚步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姐,那我可不可以在这里等他?”杜雨晴客气的询问。

    “随你便!爱等多久都随便你,像你这种女人我们见多!”

    杜雨晴笑了下,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大席的角落等待他的出现。当雷振邦从电梯下来时看到的居然是这种画面。天杀的!难不成她们的眼中没有他这个做老板的存在吗?他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就跌至谷底。

    雷振邦走到杜雨晴面前时,杜雨晴几乎是目不转晴的盯着他看,她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可以见到他,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振邦”杜雨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他会责骂她吗?还是会赶她出去?她真的不知道!

    雷振邦霸道的用手环住她的背后,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

    该死的女人!她居然把头发绾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好美,这下子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他的举动旁人看在眼中,好像他们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小夫妻。

    “总裁!”

    两名服务人员一见到雷振邦,立刻站了起来,她们觉得自己完蛋了!

    黄经理一见到雷振邦,很担心地向前询问“总裁——”

    雷振邦伸手阻止了他的发言狠狠的瞪向那两名服务人员,在训了她们一顿之后,帅气地转身带着杜雨晴离去。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了进来,使办公室的光线极佳,视野非常棒。

    杜雨晴第一次来雷振邦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以灰色系为主调,品味不俗。

    雷振邦西装笔挺,一脸愤怒地道:“你到公司来找我有什么事?”

    “妈要我拿汤来给你喝,我找不到你所以”杜雨晴照实回答。

    雷振邦发现她的眼神无比坚定“好了!你放着就可以了,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杜雨晴当然知道雷振邦恨不得她立刻消失在他的眼前,反正他们的婚姻只是个交易而已。

    “好。”杜雨晴应声后便要开门离去,反正她也不想见到他。

    “还有,记住你的身分是雷太太,不要在外面给我招蜂引蝶!”他警告道。

    杜雨晴点了点头,不想再和他说什么,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反正这个交易的主导乾是他,他要怎么样都随便他。

    离开了雷氏企业,杜雨晴一个人孤独的走在街道上。

    她浅笑了下,她真的不明白为何他要如此伤害她?

    唉杜雨晴不禁叹了口气,有时她觉得他对自己很体贴,但有时他对她真的很残酷,到底他是哪种人?

    当她漫步在街道上时,正巧经过一间婚纱摄影公司,她不经意地看见有对新人正开心的在拍摄婚纱照,而那新娘一脸幸福的表情。

    她好羡慕哦!她与雷振邦结婚时并未拍摄婚纱照,原因是他抽不出时间来拍摄。

    唉!看来这种幸福是不会降临在她的身上,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杜雨晴才发现自己的衣襟早已沾湿。

    她知道这个婚姻只是场交易,但她很努力的想做好自己的本分,即使到头来她什么也没有那也无所谓。

    她所受的痛苦是没有人会了解的,她真的好希望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但这只不过是她自己的空想罢了!

    c

    “这很好笑吗?”雷振邦一整天的情绪显得有些暴躁。

    自从早上见过杜雨晴后,他整个心都没法平静下来,他的心情已经够烦躁了,而他的好友兼死党余中逸,明知道他现在为了”婚事”而烦得不知如何是好,竟又跑来吵他,让他恨不得一枪毙了他。

    坐在沙发上的余中逸憋住笑意,忍不住抖动着肩头。

    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可以让雷振邦走上婚姻之路、脱离单身世界!

    “哇!真的很劲爆,这种点子亏你也想得出来!”余中逸不得不佩服雷振邦。

    毕竟婚姻还是要选择一个自己所爱的人一起度过一生。

    “我没打算与她耗到时间到,相信我,只要给我几个月的时间,

    我保证她会受不了而要求离婚。”

    余中逸一脸愕然,回过神后,暗暗替那女孩叫屈。

    “我真不敢相信,你会那么狠!”

    “我要让她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会如何!”雷振邦森冷地道。

    “当初你就不要答应这门亲事不就得了。”

    这点实在令他百思不得其解,余中逸不明白他的用意究竟为何。

    一段美好的姻缘就这样毁在雷振邦的手中,更可怕的是他还乐在其中。

    雷振邦翻阅着手中的文件,语气坚定地说:“你真的比猪还要

    呆,亏你还是远见集团的总裁,真不知道你们远见是如何成功的!””我真的不懂!”余中逸想来想去还是没有答案。

    “一来我不能得罪我母亲,二来离婚这两个字会由她先提出,那你说我的方法好不好?”雷振邦冷冷的分析给他知道。

    “喂!振邦,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点?”余中逸看着雷振邦,没想到他会说出那么无情的话。

    “残忍?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雷振邦肯定的说。

    “最好是这样。”余中逸不想理会他“不要到时候不得的人是你!”

    雷振邦停下手中的动作,看了眼余中逸,他不会舍不得的,他讨厌她,巴不得可以立刻甩掉她。

    他一定会遵守自己的原则,绝不会心软。

    “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雷振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雷振邦将资料收好、关上电脑,准备逃离这个让他烦躁的地方,他走到门口时狠狠的瞪了余中逸一眼“你到底走不走?”

    余中逸见到他这副模样,压根儿不相信他逃得出这个婚姻的枷锁。

    雷振邦的脑海里不断浮现早上抱住杜雨晴的画面,以及余中逸所说的话。

    生命是他自己的,他不喜欢被人控制,在感情上他更希望找到自己的最爱,任何人都别想要控制他。

    吃完午饭后,杜雨晴趁着中午休息时间,关上花店到附近的百货公司逛逛,想购买家里缺的东西。

    但她逛了好久依然两手空空,突地,她看见了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雷振邦与一名年轻火辣的女子正在选焙衣服,而他手中的袋子多到快提不动了。

    杜雨晴呆呆的看着他们,只见那名女子一直在选焙东西,而雷振邦则贴心的帮她付款。

    她到底是谁?为何雷振邦要对她百依百顺?

    为什么那名女子一直挽着他的手?

    待她回过神来,那名女子已把近乎透明的小外套脱掉,露出令人羡慕的白皙双肩。

    “振邦!你说人家漂不漂亮?”艾娜大胆的整个人偎近雷振邦。

    雷振邦不由自主地瞟了一眼她白皙的肩膀“你说呢!”

    “如果我说的话,那当然漂亮啊!”“这就是我的答案。”雷振邦伸手抱住她,并且轻轻的吻了她的耳垂。

    “真的!”她就知道他是个体贴的人,她俯首在他的颈上亲吻了下。

    两个人在百货公司里吻得难分难舍。

    “你啊!永远是那么霸道、不讲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雷振邦朗声道。

    “对啊!我就是那么霸道、不讲理,你还不是这么爱我!”艾娜开心地说。

    艾娜是他在酒店认识的,也是唯一待在他身边最久的女朋友,她永远都懂得如何安抚他的心。

    艾娜除了美艳外,胆子更不小,就好比她刚才敢在公共场合与他拥吻。

    要不是杜雨晴出现,或许他会把艾娜列人结婚的对象之一。

    该死!他又想起她做什么!

    艾娜因为有雷振邦的宠爱而更加的放肆起来。

    “振邦!我们等一下去吃日本料理好不好?”艾娜笑着问他的意见,他是她的金主,她当然要多少顺着他点。

    “你完蛋了!等一下看我怎么吃你!”雷振邦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

    一旁的专柜小姐看在眼里只能傻笑。

    见状,杜雨晴僵住了,全身无法动弹,她伤心透了,整个人有气无力的站在一旁。

    杜雨晴热泪盈眶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的一举一动,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刺痛着她,他要她如何承受眼前的种种,她的心就像被刀剐般痛苦。

    他对那女子如此呵护,那她呢?再怎么说她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雷振邦一直觉得不安,不知道有什么事会发生似的,他一直感觉后面有人在看着他,他好奇的回头一看——他的新婚妻子,一个人站在角落流着眼泪望着他们。

    雷振邦表情复杂,他不知道杜雨晴在那里站了多久,刚才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吗?

    “振邦,怎么了?”艾娜见他神色有异,关心的询问。

    雷振邦没有回答,带着艾娜朝杜雨晴的方向走了过去。

    杜雨晴见到他走了过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滴落,她真的很不愿意与他正面接触,,

    “艾娜,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太太。”雷振邦大方的向她介绍。

    艾娜惊讶得合不上嘴,她不相信眼前这类型的女孩居然是雷氏总裁的妻子。

    杜雨晴礼貌性的点点头,立刻别过头不想理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