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就是要你栽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迎向晨曦,莫馨语踩着疲倦的步伐走下楼。

    昨夜她并未因疲惫而顺遂成眠,相反的,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整晚,直到曙光微现,她才放弃与了无睡意的自己搏斗。

    步进苏家足以宴客百人的厅堂,原本各司其职的侍者纷纷停下手边的工作,同声地开口道:“二少奶奶好!”莫馨语心中苦笑着,二少奶奶想不到现在还有人会用这种称谓,更想不到这称谓竟会冠在自己的身上

    眼前一张张恭敬的脸,让她心中泛起一阵冰冷,制式化的白色衣着、机械化的举止,只让她觉得自己在这家中是多么的格格不入,丝毫无法融入其中。

    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老者朝她走来恭敬道:“二少奶奶,你好,我是老先生请来的管家,在苏家已服务近四十年,敝姓陈,你可以称我陈管家,或者是一声陈伯。”陈管家面带笑容亲切地自我介绍着。

    老管家和蔼的笑容如同寒冬中少见的暖阳,一点一滴的温暖了她的心,也让她卸下防备的回应一抹微笑。

    “如果,我称您一声陈伯,您是否也可以改去二少奶奶的称呼,叫我一声馨语呢?”眨着灵慧的双眼,她道。

    在她听来,二少奶奶这个称谓太生疏,既然她有可能在苏家待上一段时间,又或许是漫长的一辈子,那她希望这家中至少有一人能让她觉得有家人般的温暖。

    “这这恐怕不太妥当。”陈管家有些为难的说,但心中不免佩服老爷子眼光的独到,替二少爷选了这么个媳妇;虽然,他对莫馨语是全然的陌生,但依他阅人数十年的经验,一眼便能看出眼前这小姑娘真诚与不造假的性格。

    “我想,一个长辈宣呼晚辈的名字不应该有什么不妥之处才对,况且,若不是为了偿还对苏家的债,以我的身份,恐怕还没资格踏进苏家做这所谓的二少奶奶吧。”心想整个苏家应该都知道这桩婚姻的可笑,她也就不讳言。

    陈管家一脸犹豫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又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宜多话,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陈管家,你就照她的意思吧!”一记苍老且具威严的嗓音在他俩身后响起。

    莫语馨闻声回过头,讷讷地打量眼前的老者。她对他,是该有印象的,不过,她却不知该如何称呼他。

    “老爷。”陈管家恭谨地向苏文生弯腰作揖。

    苏文生挥手要老管家免去礼节“既然馨语不希望你称她二少奶奶,就省去这称谓,顺着她的意思吧!”走到她身边,他仔细地瞧着眼前的小姑娘,满意的点头赞赏着。“这么甜的小姑娘现在就称为少奶奶,的确是把她给叫老了。”

    听他这么一说,莫馨语有些不自在的红了脸。

    “是,老爷。”

    “这没你的事了,先下去吧!”

    垂着眼脸,莫馨语悄悄地看着苏文生。

    除却岁月在他脸上刻划出的痕迹,她依稀在他身上看见苏子澈的影子,但苏子澈少了和善,一种长者所散发出的详和之气。她知道,无论经过数十载,苏子澈那盛气凌人的模样将依然故我,岁月绝对无法消磨这顽石的锐气。

    “他或许是颗顽石,但你或许能点化他。”苏文生看出她的心思,觉得有意思的笑开嘴。

    莫馨语没吭声,心中却不禁回道:既是顽石,又怎能点化呢?

    “有没有兴趣陪我这老头子到外头走走?”苏文生微侧着头,和蔼的笑问。

    想不出任何婉拒的理由,于是乎,她点点头,走在老先生的后方,此刻的她才发现老先生没柱着拐杖的那一手拿着份报纸。

    她想,或许这类政商名要每天总要阅览无数的报章杂志,为的是掌握时事的脉动,尽管处于退休状态的苏老先生一时也无法更改这习惯吧。

    走出大宅,莫馨语赫然发现昨夜瞥见的景致只是其中一隅,眼前目光所及的才是更为宜人的景色,草地无尽地蔓延目光尽头的那方,绿草如茵,散发出引人流连的馨香,四周皆被花丛所围绕,落英缤纷的景象几乎让她舍不得眨眼。

    “子澈母亲生前总爱拈花惹草,你现在所看到的,都是为了她而设计规划的。”见她欣然的神色,苏文生回忆起亡妻。

    “这么美的景色,我想她每天总会花上许多时间在这吧!”莫馨语有感而发。

    苏文生默着要,闭上眼的回忆着。“是啊”她没有打断老先生的思绪,默默地径自陪在他身边;从他微扬的嘴角,她能感觉到那分情感的温度并没因人世隔离而降退。

    直到鸟鸣声惊动了他,他才睁开眼。

    “瞧,我都忘了你还在我旁边呢。”苏文生带着歉疚的笑着。

    莫馨语微笑的摇着头,一点也不介意这样无言地陪在他身旁。

    照理来说,她是该对他产生些敌意,或是恨意的,毕竟若不是他的坚持,她也不会成为苏子澈的妻子,只是,当她见到老先生慈爱的模样,便无法恨他。

    “昨晚的宴席上我先行离开了,希望你别介意。”由于身体的不适,苏文生在席开过半时,便先行回家中休息。

    “您千万别这么说”莫馨语有些惊讶,自己不过是个买来的新娘,他不必对她感到愧疚才是。

    “你真是个贴心的小姑娘。”苏文生觉得自己果真没选错媳妇,却又不禁地叹气。“但恐怕,子澈会给你些气受。”

    她想,或许该说是互相给对方气受吧!昨晚不就证明他俩势均力敌的情况?

    “他把你一个人丢在家中跑了出去,你心里头会不会觉得委屈呢?”望着她,苏文生关切地问。

    昨夜,当她洗完一身的疲惫,便犹疑着是否该走出浴室,她害怕他再一次的侵犯,也怕自己这一次无法脱身,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她在浴室待了好一会。

    直到她觉得他应该已经就寝,她才做了个深呼吸走出来,怎料,他早已离开房间。

    坦白说,见他不在房中,她着实安心不少,又怎会感委屈呢?

    “您怎么知道的?”莫馨语有些纳闷。

    “我想,看到这个,大概没人不知道他丢下新婚妻子独守空闺吧!”苏文生无奈的笑了笑,将手中的报纸通至她面前。

    接过报纸,莫馨语见到她新婚夫婿出现在上面,照片中,他微侧着脸,一双大手抚着一位娇小女子的蛮腰。虽然那女子的样貌拍摄的不是很清楚,但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她知道那女子应该是上回打了自己一巴掌的人。

    标题上,斗大的字写着——

    当真是家花不比野花香。

    抛下新婚娇妻,苏家二公子将新婚初夜留给外面的女人?!

    莫馨语的心被扯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地恢复过来,宛如没事一般,会心地笑了笑,并无太大的反应。

    “你不生气?”苏文生见状觉得有些奇怪。

    她笑容更深的摇着头,心中有苦涩,笑容却夹着嘲弄“如果我为了这件事情生气,想必日后恐怕有生不完的气,何必呢?我没有找气受的必要。”

    “有意思。”苏文生轻笑出声。

    他必须得把刚才的话收回,或许给气受的会是眼前的小妮子,而不是他儿子,这一回苏子澈总算是棋逢敌手。

    “当初,若不是我将他们俩拆散,或许他今天也不变得如此”拾起笑意,他语重心长地道。

    莫馨语眼眸中带点好奇,却没有开口问,因为她知道如果老先生愿意说,那他自然会开口说。

    对于这小女孩,他似乎又多了几分赞赏,他喜欢产进退的女孩。

    “大三那年,他认识个女孩叫唐歆。也许是男人天生征服的个性使然,他可说是卯足劲的追求这个校园中有名的冰山美人,当然,以那孩子在各方面的优异表现,抱得美人归并非件难事。”说到此,苏文生一张老脸,明显地透露出对这儿子引以为傲的光芒。

    “只是他没想到在他心中自豪的女人,在我的眼中却是不堪的。我想尽办法使他们分开,而我也真的成功了,但”

    “但您没想到您的成功换来另一种的失败,是吗?”见他停顿住,莫馨语很自然地替他接了下去。“他们的结束却引来你们父子分裂的开端?”

    “他在你面前提过我?”苏文生有些讶异。

    如果他所谓的提过,包括当她面喊他老头子的话,那么,苏子澈的确在她面前提过他。

    “算是吧!”她神色有些怪异地微笑。

    从她脸上的神情,苏文生也大略地看出些端倪,但他没有离开话题“那女孩并不简单,一开始,她就已经知道子澈是来自怎样的家庭,之所以会摆高姿态,不过是她计划中的一部份,然而,她自以为完美的计划,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