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就是要你栽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整整一个月,苏子澈都不曾在莫馨语面前出现过,这倒是让她心头上的压迫感放松不少。

    近日来,除却上课时间,她剩余的空暇几乎都是在校园的泳池中度过的。

    她真的是烦乱透了,随着婚期的逼近,她的思绪也就愈是混沌,但,恼人的事又何止一件,更让她心烦意乱的是那日在车上,苏子澈强行的一吻。

    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最近只要稍有闲暇,那日的事情便不断地在她脑海重复上演她是讨厌他的,这点认知是在一开始就决定的,但是她又为何如此在意那一吻呢?难道就因为所谓的第一次情结让她如此挂心?

    跃入水中,她打算暂时抛开一切复杂的思绪,希望借由冰冷的池水让自己的头脑稍稍地冷却。

    就在她潜入水中,泳池旁倏地响起一记女性娇柔的嗓音。

    “子澈,我不懂,你父亲为什么执意的要你娶个乳臭未干的小表?难道就为了追讨那一点的钱,连带把你的后半生也赔了进去?”范如薇噘着红艳的唇,不甘心苏家二太太的地位不属于自己。

    对于她的话,苏子澈并不太注意的听着。他如灰鹰般锐利的目光正紧紧地锁在池中若隐若现的窈窕身影,似乎不想错过那身影游水的任何一个曼妙动作。

    而身处池中的莫馨语依稀听见女子的声音,听见所喊的人名时,她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于是她游出水面想印证一下。

    她跃出水面的瞬间,苏子澈第一次了解何谓出水芙蓉,刹那间,他有些出神地愣傻的朝着她望。

    莫馨语虽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这,但在瞥见他身旁的女子时,已然猜到他来此的目的。

    游向池边,她拿下额际的蛙镜,攀着栏杆顺势爬上去。

    杵在一旁的苏子澈,绅士的伸出右手想拉她一把,然而她睨了他的大手一眼,却故做无睹的自己爬上岸。

    拿起置放在椅子上的毛巾,她侧弯着身子,擦拭如瀑的长发,对于眼前的两人似乎无心搭理。

    苏子澈带着激赏的目光迎向她绰约的体态。虽然这妮子年仅二十一岁,但她成熟诱人的胴体足以让男人臣服于膝下,而他也一向喜欢这种成熟的女人。

    突然间,他觉得出自己对这桩婚事似乎不再像先前般的抗拒。

    不过,这念头在莫馨语开口后又被强压了下去。

    “不知道苏先生你来此又有何指教?”专注着手边的动作,她冷冷的问。

    闻言,他轻笑出声“来看我亲爱的未婚妻,犯不着用‘指教’这么夸大的字眼吧!”

    将手边的毛巾挂置在颈项边,她先是看了看他身边娇小的女子,才转移到他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脸上。

    “带着其他的女人一起来,我想你也真是有心了。”莫馨语露出迷人的笑容与他相视。

    惟有苏子澈知道,这抹笑容夹于着绝大的讽刺。

    “怎么,我的小未婚妻尚未过门,就开始吃起醋来了。”手背轻抚过她嫩皙的脸庞,他啧啧地摇头。“不过,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但婚后,我可就不负责你的后悔了。”

    “我的后悔有你的痛苦陪伴”顿了顿,她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挺值得的,不是吗?”

    “你又知道我会痛苦?”她言辞中的一口笃定,令苏子澈颇不以为然。

    莫馨语一张笑颜浅浅地微露“如果你不会感到痛苦,也不会三番四次的想尽镑种方法,让我主动的放弃这段婚姻。”

    这妮子果然聪明,苏子澈心中不禁赞赏着。

    然而,赞赏归赞赏,对于这婚事他还是不认同,倘若今天这一切不是老头的设下的,他们之间或许还有可能,但就坏在是老头一手安排策画的,为了不让他父亲称心如意,他必须竭尽的搞破坏。

    “你怎么没想到我会这么做,有可能是好心肠的想提醒你?”苏子澈故作姿态的说。

    “是吗?”她狐疑地扬起秀气的眉毛。为什么从你的眼中,我只看到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样子,丝毫不见你所谓的好心肠呢?”眨眨眼,她一语道破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你”瞪着她,他头一回气到说不出话来。

    相较之下,莫馨语的心情显得愉快多了。

    这是当然的了,看着自己讨厌的人一张猪肝色的脸,谁都会开心的。

    “你就是那个价值七百多万的新娘?”一旁的范如薇看不惯她的高傲,忍不住地开口。“在我看来,这价钱出得未免高了点,苏伯父这回似乎做了赔本的生意。”

    莫馨语眼神闪过一抹受伤的神情,但却很快地调适回来,不想让旁人发现。

    纵使她自以为掩饰得很好,苏子澈却还是捕捉到她受伤害的神色,他带着谴责的目光不悦地扫向范如薇,要她注意说话的用词和分寸。

    莫馨语自嘲地笑了笑“这点我也不太明白,但下回碰上他,我会问的。”

    受到苏子澈的谴责,又听见她这样无耻的回答,范如薇心中更是一把怒火,扬起手掌毫不迟疑地掴在她脸颊上,登时,莫馨语白督的脸庞浮出一道掌印。

    “如薇,你在干什么!”苏子澈用力扼住范如薇的手腕,怒火直冲脑门的大声吼道。

    刚走进泳池边的傅奇勋见到这一幕,身手敏捷地快步跑至莫馨语面前。

    “你没事吧!”低下头,他小心翼翼地托起她的下巴,探视着。

    苏子澈铁青着一张脸,心中又是一道无名火,甩开范如薇的手,他眉宇间透着严厉的光芒朝他们走近。

    挺身站在莫馨语面前,傅奇勋一副想揍人的样子“你们还想干么!”

    “我想,这句话我比你更有资格问!”苏子澈眼眸蓄着满是敌意的火气。“需要我提醒你,站在你身后的人是我的妻子吗?”

    “我不知道老婆也能乱认的。”

    苏子澈冷嗤一声“她就站在你后面,你何不自己问她,究竟是我乱认,还是她急着想嫁进苏家?”

    “请你弄清楚,在还没嫁给你之前,我仍然是我自己——莫馨语。”莫馨语冷然的纠正他话中语病。

    “我看不出这两者有何分别?”

    “分别在于我一天没嫁给你,就有可能不是你的妻子!”她坚毅又果断的外表下是一颗弱的心,她知道自己就算说得再果决,都只是一时的口舌之快,最后,她还是会履行条约。

    她反悔了?就为了眼前的毛躁小子,她终于肯舍弃父亲的拒绝这婚事?

    一直以来,他都在等着这一刻,但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对于她,他似乎又不想放手了,他想要抓住她,紧紧地不放手。

    他眼神透着危险的因子“你不想替你父亲还债了?”

    如果她的答案是肯定的,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没这么说。”无论如何,她是不会逃避的。

    苏子澈心中暗暗的松口气;反观,傅奇勋的心就宛若让人狠狠地揪扯着。

    “很好!既然如此,我要你明白一件事!”扳起她的下颚,他快速的察看方才的一巴掌有无大碍,才道:“纵然我在外面有再多的女人,我也绝不能容忍我的妻子跟任何一个男人牵扯不清,这点,我要你牢牢记住!”

    从古至今,男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但是,在他眼中,自己就真这么的不堪?

    他真的以为自己会是个到处勾搭男人的女子?莫馨语心中悲凉的想。

    闭上眼,她不想再看到他,至少在结婚前,她都不想再见他一面,或是听到他的消息

    “如果你交代完了,可以请你带着你身边的小姐离开这里吗?”她觉得自已就快被他折磨得无力反击了。见她一脸的疲惫,苏子澈没再多说,走近她身边,他又看了眼那因掌劲而现出的浮肿。

    没再多说些什么,他如她所愿的带着范如薇离去。

    “你究竟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走在校园中的绿荫大道,傅奇勋终于忍不住她的一再沉默。

    距离他一段路的莫馨语踢着地上的小石子,似乎没有开口回答的意思。

    处于她身后的傅奇勋有些恼的提高了声调“莫馨语,我在问你话!”

    “同学,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的自我介绍吗?”忽地,莫馨语笑着回过头,慧黠的双眼对他眨着。

    不解这突来的问题有何意义,他迟疑的点着头。

    高二那年的联谊,他同样是因为人数不足,而临时被捉去充数。老天安排,他俩恰巧分配到同一辆车,只是那时他们并不多话,因此车程中并没有聊到什么。

    直到团康活动开始,傅奇勋的自我介绍引起莫馨语的注意。那时他的一番介绍是这么说的——

    “大家好,我叫傅奇勋,今天会来这,完全是出于无奈,但古有名训:既来之,则安之。所以呢,我也就抱着交朋友心态来这里。我一直都认为男人和女人的相处,并不一定只局限在情爱的关系上,所以,很希望在场的女性能将我看成你们的姐妹,又或者是你们当我的哥们,总之,我期盼交到一个一辈子的朋友,而不是你们猎艳单上的一名过客”

    忆起过往,莫馨语浅浅地笑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