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就是要你栽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上车!”苏子澈换下一身昂贵的西装,改穿一套米白色的休闲衫出现在t大校门外,对着莫馨语说道。

    几日下来,他竭尽心思、用尽脑力的想着解除这场婚约的办法。

    最后,他不得不承认,让这场婚约解除的惟一关键人物不是他自己,而是那心高气傲的女孩。

    其实,这答案他早些时候就已想到,之所以会拖延到今天,全是因为他先前的一番话惹恼了她,以至于迟迟未敢找她。

    说来好笑,堂堂一个企业家的第二代,已经三十二岁的他,竟会不敢面对一个还未出社会的黄毛丫头。

    站在傅奇勋身边,莫馨语扬头睨了苏子澈一眼。

    对于那一日的事,她仍是历历注目,这不由得的让她摆高姿态,借以防备他下一次的伤害。

    “你在跟我说话?”

    见鬼!不是跟她说话,难不成他是在对牛弹琴?

    纵然心中满是不高兴,苏子澈仍是不形于色“没错,我想请你上车谈谈。”心想,加了个“请”字,她也该满意才是!

    “我下午两点半还有课。”伸手拉起傅奇勋手腕上的电子表,她回答着,却不改其高傲的神情。

    瞥见她的举动,苏子澈一双浓眉不禁皱了起来。她自己就没有一支像样的表能戴吗?这样看他人的手表,她不累啊?

    瞧他眉头紧皱,莫馨语以为他对自己又不高兴,于是獗着嘴道:“你高兴等就等,不高兴等就拉倒!”

    拉倒!果然是小孩子用的惯语。苏子澈心中嘲弄着。

    快速的看了手上的表一眼,他抬头正视她。

    “现在才一点,离两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们的谈话不会太久,两点半之前,我保证一定送你回来,不会担误你上课的时间。”反正目的是让她同意解除婚约,相信也浪费不了太多的时间。

    心想该面对的总该面对,莫馨语也想不出拒绝他的理由。

    “同学,先帮我拿一下,等会儿顺便替我占个好位子喔,”说完,她将自己的背包交给傅奇勋。

    “馨语,你认识他吗?这样贸然上他的车不会有问题?”听她这么一说,原本沉默在一旁的傅奇勋终于忍不住开口。

    “放心吧!他不会对我怎样的。”拍拍他的肩膀,莫馨语要他放心。

    见他们状似亲昵的举动,苏子澈一双眼睛不自觉的眯成一条细缝,眉宇间也露出一抹异样的光芒。

    “可以走了吗?”苏子澈低沉的嗓音打断他们,催促着。

    莫馨语坐上车后,两人一阵沉默。

    为打破无言的僵局,苏子澈脑中不断地想找个话题,似乎忘了他原先找她的目的。

    突地,他想到了一件算是重要的事。“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莫馨语。”望着窗外的景色,她似乎没打算正视他。

    猜想着她会回问自己,于是苏子澈假意专注着前方的车况。

    随着时间的分秒流逝,车内又陷入沉默,他透过余光看她一眼。

    他想,她大概是不会开口问自己了,于是他轻咳了一声“咳!我是”他头一次这么尴尬的想介绍自己,而且对象还是个黄毛丫头,因此他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在。

    “我知道!你是苏氏企业的二公子,苏子澈。”

    她知道自己的名字?!

    苏子澈先是有些讶异,不过几秒,他脸上的神情又转为了然。

    原来如此,纵然她总是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但在实际上,她也和其他迷恋自己的女子一样,用尽千方百计的想多了解他,思及此,他嘴角得意地弯了起来。

    “那天在白沙湾,我听见那女人提了你的名字。”从车窗的反射见他一脸得意,莫馨语又道:“所以,你不用做一些不必要或是自以为聪明的联想,因为,对于你的一切,我没兴趣,也没必要浪费时间去了解。”

    这一席话无疑犹如一桶冷水狠狠地朝他泼来,非但淋得他一身的狼狈,还伤了他男性的自尊。

    这小妮子或许是天生注定来和自己作对的,他暗想。

    “是吗?如果换成刚才那乳臭未干的小子,你肯定有兴趣知道他的一切?”扬起嘴角,他脸上表情充满着嘲弄“他是你男朋友?”

    原本她可以毫不考虑的说出否定的答案,但在见到他脸上不肩的神情后,她决定不说出实情。

    “这和你没关系吧!”她仍是一身的傲气。

    如她所言,这与他的确是没什么关系,但不知怎么地,他就是想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尽管这答案并不是他今天找她的重点所在,但他就是想弄清楚。

    “如果你要嫁给我,这答案和我绝对有关系。”从她方才的回答,他知道,若正面问她,是不可能问出答案来的,于是他换种方式想套出她的话。

    她顿了半晌,看了看他“是与不是都不可能左右我的想法!”

    听她这么一说,苏子澈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失望。

    “所以,你还是坚持当初找我时所说过的话,宁愿让自己沦为男人的玩物也不愿意嫁给我?”说出这话时,他发现自己已不知道心中真正想听的答案究竟为何。

    他承认并不愿意看见她沉沦,但也不想看着老家伙的诡计得逞。这一刻,他着实矛盾极了。

    “不!罢好相反,我会嫁给你。”反过身,自上车后,她头一回肯正视他。“虽然不是出于甘心情愿,但我还是会嫁给你。”

    当她第一次说会嫁给自己时,苏子澈的心中松了口气,但随着她后面的话,他又一次的被她激怒了。

    虽然看见她的第一眼,他已知道她不服输又高傲的个性,但他也是桀骜的人,倘若她以为可以一再地刺伤他的尊严,那他会让她知道所需付出的代价会有多大了。

    “不是出于心甘情愿?”苏子澈眉峰紧锁,怒气一分分的累积。“很好,很难得我们的想法会有一致的时候。告诉你,你不想嫁给我,我同样的也不想娶一个罪犯的女儿,因为,我怎么知道你的手脚是否会和你父亲一样的不干净?”

    “你可以怀疑我,但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父亲的人格!”无法接受他话中一再的损伤父亲,莫馨语的身子因怒气和羞愤颤动着,双眼也蒙上了一层氤氲。

    “不允许?”他冷哼的嗤笑一声。“你凭什么不允许,难道就因为我说的是个事实,而这事实是你所不愿意面对和接受的?”

    “你!”再也受不了他自以为是的评断,一颗豆大的眼泪不争气地从她眼眶流落。

    瞥见她泪水的瞬间,苏子澈有些不忍想要安抚她,却又不知怎么做。

    有了上回的经验,他知道无论现在他怎么做,她必然都会像只刺猬一般,不让人靠近。

    “怎么,一句话就让你难过得受不了?还是你想要我送你回家,让你躲进父亲的怀抱中痛哭一场?”如果他没猜错,或许激将法对她是有用的。

    闻言,莫馨语倔强的性格强逼自己坚强起来。

    手背迅速的拭干了泪水,她吸了吸鼻子。“你今天找我出来究竟为了什么事?请你快点说,不然我要回去上课了。”

    眼见她又回复到昔日的傲然,高高的挺着下巴鄙睨自己,苏子澈心中松了口气,将车子停在一旁,他认真且严肃的看着她。

    “我希望你能拒绝这桩婚事。”不再拐弯抹角,他直接道出。

    “不可能!”他话一说完,莫馨语想也不想的直接回绝。“这是惟一能让我父亲免去牢狱之灾的办法,所以,我不能拒绝。”

    “老头子来找过你了?”他口气不友善。

    或许他们父子俩相处得不甚融洽,不然,有谁会直呼自己的父亲老头子呢?莫馨语默默地臆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