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就是要你栽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我不懂,你为什么明知道莫达夫亏空公司的款项却不追究?难道你不晓得全公司上下都在讨论这件事吗?”苏子澈拿着会计师整核出的资料丢在年迈父亲的面前,怒气冲冲的询问。

    苏文生异常平稳的看着这个最像他的儿子,心中有些感叹着。三个儿子之中,苏子澈无论在外表及个性上都是与自己最为相像的。

    苏子澈的相貌在三兄弟中或许不是最出色,但他浑身散发出的气魄绝对是最慑人的;他的多金绝不是吸引女人最大的魅力,而是他举手间从容不迫带有尊者般的姿态迷倒众生。这也是让苏文生最为担忧的。

    他知道近几年来,苏子澈放浪不羁的个性愈渐狂放,使得苏氏在各大财经杂志出现外,也在八卦杂志中有不小的名气。

    在早期,他会因此怒不可遏的对儿子破口大骂,但他渐渐发现,自己愈是光火,儿子似乎愈是得意,好似这一切的一切是他对自己的报复般;从前,他发妻未离世前,也曾笑他们父子俩是上辈结仇,这辈子来还债的,只不过,究竟是谁欠谁的债,恐怕就有点难判别了。

    “既然你都说不懂,何不就等着看呢?”

    但如果苏子澈真能就此罢休,那他就不叫苏子澈了。

    “如果今天你不告诉我其中的原由,我不会就此当做没这回事。”解开西装外套的排扣,他将双手置于西装裤的口袋中。“你别忘了,莫达夫是我体系下的员工,我有绝对的权力对他做任何的处置。”

    “你也别忘了,你所谓的权力还没正式的转移到你手中。”苏文生低沉的嗓音隐约透着不容置喙的意味,要儿子别插手这件事。

    听到自己的父亲这么一说,苏子澈更觉得事情不对劲,一个犯错的小员工,为何会让他父亲如此维护。

    “莫达夫和你有什么关系?”眯起眼,他目光格外锐利。

    苏文生从沙发椅中站起,微微笑道:“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突地电话声响令苏子澈欲开口的话顿时打了住,他不太高兴的按下通话键“什么事?”

    “苏先生,胡小姐在拍摄外景,想问您等会有没有空去接她下戏?”电话那头的秘书向来替他处理与女伴的行程安排。

    他停顿一会,心中决定也该结束这段关系。

    “好,等我手边的事处理完,我会开车过去,你让她等等,就这样。”说完,他立刻切断线。

    将一切听进耳中的苏文生不太高兴的冷着一张脸“这一次,你又沾惹上哪个小明星?”

    苏子澈无所谓的笑开嘴。“对于这些风流事,你不早就习以为常的见怪不怪了吗?”他认为再自然不过的耸着肩。

    “我不开口不代表我认同你的行为!”他轻佻的态度无疑地激怒了苏文生。“你难道打算一辈子和那些女人厮混?”

    像是触碰苏子澈最痛的一部份,他眼神闪过一抹痛处,但随即而逝。

    “我本来可以不是这样的。”他冰冷的从口中迸出他满腔的苦痛及怒意。

    苏文生知道他仍在为那件事而生气。“如果你是为了九年前的事在向我报复,让你自己沉沦,我也无能为力。”拄着拐杖,他走向门边,临出门前又道:“我还是那句话,那女孩不适合你,也不适合苏家。”

    “那不过是你独裁又自以为是的想法罢了!”朝阖上的门大吼,苏子澈用力的将自己丢进椅中。

    正午时分,烈日当头,这对许多爱美的女孩子来说,是一种磨人的痛苦,因此,若非特殊而必定的理由,是不会有人想走出户外。

    不过,对莫馨语而言,却是大大的相反,正因为她喜欢夏日的阳光,喜欢那阳光洒在她身上的感觉,所以她常借着各种理由待在户外,为的就是享受多一点阳光spa。

    趁着今天没课的空档,背起她的运动背袋,莫馨语不浪费时间的跑到网球场。

    换上一身洁白的网球装,站在艳阳下,她看来格外的耀眼,标准的鹅蛋脸搭上饱满的额头,细长的丹凤眼,宛如从古画中走出的古典美人。此刻的她,一头亮黑的长发简单的束在脑后,v字领无袖的贴身背心搭配超短的百褶裙,将她姣好的身材表露无遗。

    或许是父母赋予她的先天条件过好,使得她从小受到同性间的排挤,久而久之,她成了同学眼中的独行侠,总是一人独来独往,直到念了高中后,这情况才有了改善。

    说起让她人缘开始改善的原因,始于她认识一位众家姐妹都想结识的男孩子,自那以后,她成为同学间的信鸽,帮她们送情书、礼物。坦白说,有时她真不知该庆幸认识那人,还是该自认倒霉。

    将球抛向空中,莫馨语右手奋力的一挥,开始她一人的球赛。

    直到用尽所有的力气,她才不得已的从场上退下,走向一旁的看台,露出一张笑脸迎向坐在那许久的人。

    “来很久了?”接过那人递上的矿泉水,她接连喝了几口。

    “久到我**发麻,双腿僵硬,你说久不久?”那人回她一记懒洋洋的笑容,顺手又递上一条毛巾。

    莫馨语睨他一眼“这可是你自找的,没人开口要你来喔!”

    “开玩笑,老婆大人过寿,为夫的我岂有不到的胆子。”

    “傅奇勋!”她板着脸,不高兴的瞪着他老爱乱说话的嘴。

    “莫馨语!”学着她的样子,傅奇勋也板着一张俊脸。

    傅奇勋就是那让她人气指数由零迅速直冲满分的仁兄。高二那年,在人数不够的情况下,她参加了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的联谊活动,就是在那一次的活动中,她认识了傅奇勋这损友兼益友。

    莫馨语得承认他确实是个不错的朋友,但就坏在他那张爱乱说话的嘴上,总是没个正经。

    “你不要老是开这种不正经加没营养的玩笑,好不好?”莫馨语又气又好笑的捶他胸口一拳,算是讨回被他占便宜的代价。

    傅奇勋趁着她手尚未抽离,迅速的将自己的手覆盖在上头。

    “只要你嫁给我,这就不是不正经加没营养的笑话,对不?”仍是那一张嘻皮笑脸的样子,他说道。

    “傅奇勋!”这一次,她真的恼火的瞪着他,口气也更为严肃。

    “好啦!我投降。”举起双手,他讨饶得只差没竖起白旗。“就请您小女子不记大人过,原谅我一次,好吗?”他逗趣的样子让她的怒气来得快也去得快,没辙之下,莫馨语只好就此罢休。

    “傅奇勋,你有时候真的是很懂得考验一个人的耐性。”将球拍收进背袋中,她拍落沾染在背袋上的灰尘。

    知道她气消了,他松口气的摇着头。

    在t大的校园中,常常能看见一个高头大马的男孩抱着一堆原文书追着一个古典美人赔不是,不熟悉傅奇勋和莫馨语的人常以为他们是对恋人,然而,了解他们的人都在惋惜这么适合彼此的一对男女,却只是莫逆之交的好友。

    “同学,我必须得说,以后哪个人娶到你,心脏肯定要比常人坚强个三、四倍,因为每天都得战战兢兢的过,生怕一不小心踏到你的地雷,瞬间引爆。”才安抚完,傅奇勋又忍不住椰榆。

    莫馨语丢给他一副不劳费心的神情。

    “反正你绝不会是那个拥有坚强心脏的人,我也不会找上你,放心吧,同学。”拍拍他肩膀,她要他别担心。

    傅奇勋没再多说什么,径自将她说的话藏在心底。

    “走吧!寿星,带你去庆祝生日。”替她提起背袋,傅奇勋很自然的拉起她的手向校门走去。

    “喂!又不是小学生去郊游,手牵这么紧干么!”对于他这举动,莫馨语又有话说了。“你要带我去哪?”

    “一个有七十寸摩卡蛋糕和拿不尽礼物的地方。”

    天——七十寸的摩卡蛋糕?!不把她撑死也把她吓死了,她不信他真有本事弄来这么大的蛋糕。莫馨语狐疑的看着他,对他话中的真实性姑且持保留态度。

    果然是个有七十寸摩卡蛋糕的地方当他们坐公车到达白沙湾时,傅奇勋果然就地拾起一根树枝画了个七十寸的蛋糕。

    换过衣服的莫馨语不在乎弄脏一身衣裤的躺在沙滩上,享受阵阵吹来的海风,聆听着浪花拍打出的和弦。

    突地,她朝向正着手绘制腊烛的傅奇勋问:“你确定这是摩卡口味的蛋糕?”傅奇勋看了看整片白沙,是觉得它的颜色较平常的沙滩淡了许多,不像摩卡该有的色泽。

    “不然你觉得呢?”将树枝架在右肩上,他看着她。

    “嗯我想这应该是卡布奇诺的味道吧!”认真的想了一番,她觉得白沙湾的细沙较像绵密的卡布奇诺。

    “ok!大功告成。”画完最后一根腊烛,也是第二十一根,他走到莫馨语面前,将她拉起来。“起来吹腊烛吧!”

    “你有病啊!怎么吹?”莫馨语笑骂道。

    “装装样子嘛!不然,你用脚将腊烛踢平也好。”像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傅奇勋要求着。

    “我才不要陪你一块发神经咧!”

    尽管莫馨语嘴上这么说,她的脚却已出卖自己的走向蛋糕那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