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亲爱的,你说呢?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看着骆雨秋的脸庞,邵仲枢分辨不出她此刻心中的感觉究竟为何,或许是震惊之中夹杂着愤恨,也或许是错愕之下带着喜悦。

    一早送怀秋去幼稚园后,他便又驾车折回家去。

    骆雨秋对他突地又返回家已然习惯了,自那一次他跷班回来骑着车子载她出去后,邵仲枢似乎上瘾了,总是喜欢找各种理由跑回来,然后再被她用各种方法赶回去。

    “这一次你又有什么借口?该不会是东西忘了带吧!”她没有停下手边的动作,仍拿着抹布擦拭着桌面。

    邵仲枢走上前拿下她手中的抹布,没有以往的嬉闹,反而正色道:“别擦了,我带你去见个人。”

    从他凝重的神色看来,骆雨秋也感觉到有别于以往的气氛,连带的让她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紧张。

    迟疑了一会儿,她才开口“谁?”

    “你父亲。”像是怕她无法接受似的,邵仲枢双手搭上她的肩想借此给她点力量支撑。

    只见骆雨秋狠狠的抽了口气,瞪大了眼直视他,不敢相信她耳朵所听到的。

    她会有这样的反应是他早预料到的,而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一直到现在才告诉她的原因。若是在他俩先前关系紧绷时说出来,无疑是雪上加霜,虽说现在讲对她也未必好过,但至少他们的关系已非敌对,她明了再怎么样都还有自己可以依靠,而非孤立无援。

    从他说出要去见她父亲的那一刻起,她便沉默着,沉默的任他带上车、沉默的任他带进一栋大楼。

    她只记得他们在一扇门前停下,然后他对自己说:“无论你要不要认你父亲,我都要你知道,你还有我,我会陪着你。”

    当邵仲枢推开大门的那一瞬间,骆雨秋才清醒过来,当她看到季驭风时,她才惊觉自己竟然身处在季氏的办公大楼内。

    只见季驭风对她笑了笑,而后走向办公桌后的皮椅旁。

    “爸爸,他们来了。”

    这一刻骆雨秋会惊讶不已是能预期到的,她肯定无法相信自己盼望已久的父亲竟是离自己如此的近,而她居然会一再地错过?

    在邵仲枢与季驭风刻意的避开下,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这对将近二十多年,都不曾谋面的父女。

    季浩秋凝视着骆雨秋的脸庞,仿佛在她的脸上找回他记忆中的骆雨荷,不同的是,骆雨秋多了几分冷傲,而骆雨荷除了温柔还是温柔。

    “你和你母亲实在太像了”季浩秋的嗓音比平日来得苍老,也因紧张而显得颤抖。

    “但我绝对不会和母亲一样,为了一个不值得付出的男人而结束自己的性命。”骆雨秋的声音如同她的脸一般寒冷。

    季浩秋自嘲的牵动了下嘴角,我的确是让你母亲受了委屈,而她,却是到临终前都不曾埋怨过。”

    他叹了口长气,试图将从前的回忆追回。

    “第一次和你母亲见面是在我十二岁那年,那时的雨荷刚过完十岁生日,我陪着我母亲到育幼院去探望院里的小孩,就这么认识了她。虽然一开始她显得有些怕生,但随着我到育幼院的次数频繁,也就渐渐地熟稔了起来。

    “后来在父母的安排下我到了国外念书,我们靠着书信一直保持连系,本来我以为我们之间是属于朋友的互相扶持,但是当我回国再度看见你母亲后,我才知道自己错了。”

    回忆起再度重逢的那一刻,季浩秋原本黯淡的神色随即明亮起来,多年来藏在心中对昔日恋人的怀念也表露无遗。

    “原来爱意早就在我们的字里行间蔓延开来,我们很快便陷了进去。正当我准备开口娶雨荷时,你爷爷却因为生意上的利益要我娶驭风的母亲。虽然我曾经强力反对过,但是在家族的压力下,我最后还是屈服了。你母亲对于我的决定从没埋怨过也或许是她习惯了接受一切加在她身上的不公平,使她变成个不懂得为自己争取的女人。”

    从季浩秋的语气中,骆雨秋能感觉到他对母亲的不舍和怜惜,然而她只是继续保持沉默的听下去。

    “确定了这桩婚事后,你母亲也曾想过要离开,只是那时她已经怀了你,再加上我自私的不肯让她走,她才答应留下来。我知道雨荷一直都活在自责中,她对我妻子有着很深的歉疚,尤其在她知道驭风的出生后,更是要求我把时间留给家人,少往她这跑。

    “你六岁生日的时候,我因为公司的外务到印尼,在那时我下定决心回国后要和驭风的母亲离婚,但没想到当时印尼发生暴动,等我回国已是一年以后了,期间我虽想和你母亲连络,但都石沉大海,毫无音”

    未等季浩秋说完,她就激动地道:“那是当然的,妈妈那时已经再也承受不了自杀了。要不是你同时玩弄两个女人的感情,她又怎会因为愧对你的妻子而选择自杀一途。是你,你就是害死妈妈的凶手!”

    听见女儿悲恸的指控,他不禁老泪纵横地无言以对,因为他的确是害死雨荷的凶手,若不是他当时执意留她在自己身边,又或者是当初自己能坚持下去的拒绝那门婚事而娶她进门,也许就不会造成今天这样天人永隔、骨肉分离的局面。

    “雨秋,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母亲和你,但是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不能原谅我吗?”

    “如果你知道这些年来我过得是怎样的生活,你就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了。”别过头,她闭上双眼。

    骆雨秋年少时过得是怎样的生活,从邵仲枢口中他大致了解。尽管他曾经努力地要找回她,却也无法改变这些年她在外飘泊的不争事实。

    “是啊,我这要求确实过分了些。”季浩秋难掩失望的从胸前的口袋掏出封信。“这封信是你母亲过世前寄来的,我的妻子一直保管到我回国,我想你大概会想看。”

    接过信,骆雨秋迟疑地似有话想说,怎奈话到了嘴边就是难以启口。

    他注意到她的神情,心中升起一丝的期待问道:“你有话?”

    沉默了半晌,她才缓缓开口“虽然我不能原谅你,但我还是得谢谢你,毕竟这封信对我来说很重要。”

    看着骆雨秋转身之际,季浩秋又开口“孩子,或许你不相信,但我要你知道,这些年来我一直想找回你,不管你认不认我,你始终是我女儿,始终是我和你母亲这一生的骄傲。”

    停顿了一会,骆雨秋仍然扭开门把,不再犹疑的走出门。

    回程途中,邵仲枢不甚专心的开着车,沿路上他只顾着注意骆雨秋的神情,甚至有几次都把红灯当成装饰品直接呼啸而过,幸好现在不是车潮的巅峰时刻,不然恐怕早已酿成灾祸。

    回到家后,他知道她需要一个人去凭吊过往的一切,追回她对母亲的怀念。因此,他悄然地离开屋内,独自走到庭院。

    平定心里的震荡,骆雨秋才缓缓地抽出信纸。

    打开泛黄的信封,信纸上是母亲娟秀的字迹,她依稀又再度闻到母亲身上那淡淡的香味。

    浩秋:

    这一次我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你了。

    刚才我到雨秋房间,那孩子睡得很沉,只是还有梦呓的习惯,喊的人依旧是你,可见她真的很想你。

    在一起这些年,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并不快乐。把完整的你还给你妻子是我早该做的事,然而却在我的懦弱和自私中一再拖延,尽管你总说我不是这段感情的第三者,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确实是你们夫妻间的第三者。而这样的称谓在背负多年后,我想也该卸下了。

    或许此刻的你会气我这决定过于愚昧,但我只能说这是让你我这段情彻底了断的唯一方式。少了我夹在你们夫妻中间,相信你们的婚姻生活应能步回正轨,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好好补偿你的妻子,毕竟在我们三人之中,她才是那无辜的受害者,不是吗?

    至于雨秋这孩子,我就将她交给你了。对于她,我是永远都亏欠的,我不知道她会如何看待我这不负责任的母亲,但希望当她知道这一切的责相时能不引以为羞,也希望这错误不会成为她日后心中的阴影。

    回想这不算漫长的一生,我想我是应该满足的,虽然直到这一刻我仍旧未能见到我的亲生父母,却拥有了你的爱和雨秋这贴心的女儿,此生我也能说是了无遗憾。倘若能重新选择一段新的人生,我还是希望我的生命中有你的存在,尽管结局依旧,我仍不后悔,因为有你的陪伴,我原有缺憾的生命才因此得以完整,所以别为了我的离去而自责,好好珍惜你既有的幸福,就当是你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好吗?

    雨荷留字

    一直以来骆雨秋总认为母亲多少是埋怨父亲的,然而此刻的她才真正了解母亲爱父亲已到了失去自己的地步。

    这样的认知对她来说是有冲击的,从前的她总以为是父亲的多情导致母亲的厌世,也正因为如此才让她有理由恨她父亲。

    然而,这封信却透露着父亲对母亲的长情,就是这一份难以割舍的爱恋才使他们的关系演变成这样,而母亲会选择结束生命也是为了不想给自己回头的机会。

    突然,骆雨秋头一次为自己的父亲感到悲哀,虽说母亲一直活在罪恶与愧疚当中,但父亲何尝不是活在自责与思念的煎熬里呢?

    在她了解这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后,她还能再对父亲持着恨意吗?只是要她忘却父亲多年来对自己的漠视,却也并非是件易事。

    回想从前独自奋斗的苦,她其实并不怨恨,让她真正在意的是他多年来不闻不问,尤其在她失去母亲极需要父亲关爱之时,他却放任她一人独自走过丧母之痛。

    正当骆雨秋内心纠结,难以厘清之际,邵仲枢正巧从外面走进来。

    两人对望了一会,她率先打破寂静。,

    “你早就知道他是我父亲?”

    听到她开口说话,邵仲枢半上不下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的确知道一段时间了,先前不告诉你是因为”一时间他不知是否该把当初的顾虑说出来。

    骆雨秋苦笑的替他接话“你是怕他不认我,会伤害到我,是吗?”

    “当初我确实有这么想过,看来我是多虑了。”

    回想起过去到现在,他似乎总是在维护她那残破的自尊,因为他知道她所剩的也只有这个了。

    “谢谢真的谢谢。”走上前,她主动揽着他的腰寻求慰借,动容地道:“谢谢你这么在乎我的感觉,谢谢你这么小心翼翼的维护我的自尊。”

    邵仲枢先是一阵错愕,之后才反应过来。“傻瓜,我们是夫妻啊!”他将她拥进怀中,心疼的揉着她的秀发,明了此刻的她为何会眉头深锁。

    “我该怎么做?”闭上双眼,她躲进邵仲枢为她建造的避风港。

    他低沉的嗓音试图安抚她内心的紊乱。“别强迫自己作任何决定,给自己和你父亲一段时间,你会找到答案的。”“他说他有找过我,我该相信他的话吗?”聆听他规律的心跳声,骆雨秋的心也逐渐平息下来。

    “你认为你父亲有骗你的必要吗?”没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他反问她,因为他知道她心中已有了答案。

    “我该如何跨出那一步?”

    他手背抚过她的脸,轻声道:“时间会告诉你。”

    原以为父亲一事已够她心烦,但上天似乎总是不愿让她稍稍喘息

    这一日下午邵家来了位不速之客叶莉娜。

    虽说叶莉娜从未来过这栋大宅,但是她一进门那气势凌人的样子显得比骆雨秋这女主人更从容不迫。

    叶莉娜一双浓艳的眼迅速的上下打量着她。“果然是朵温室里的小花,丈夫的心都不知飘到哪去了,还有这份闲情在家整理花草。”

    “你是”对眼前这不带善意的女子,骆雨秋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你不知道我是谁?”叶莉娜露出一副吃惊的模样,随即咯咯笑着。“仲枢该告诉你的,至少该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她像是同情似的安慰道。

    “我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

    “意思是——你打错如意算盘了,你以为你有了仲枢的孩子,他就会乖乖的待在你身边?”她摇摇头又道:一你错了,仲枢永远没办法属于任何一个女人,他太爱流连花丛。像我这样的情妇他在外面多得是,你和我们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你有一张纸,是个能正大光明走出去的妻子。”

    若说这样明白的话她还不明了,恐怕就是在欺骗自己了。骆雨秋心中如此想着。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来告诉我这些。”

    “大家都是女人,我来告诉你,不过是希望你能先有个心理准备,因为这女主人的位子你不见得能坐得长久。”说完,她站起身子走向门边。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转身打开皮包,掏出一只皮夹递给骆雨秋“这是上回他去我那忘了带走的,我就将它交给你吧!”

    即使她还存有一丝怀疑的念头,这一瞬间也完全的被击垮了。没有一个人比她更认识这只皮夹——这是她第一次送给邵仲枢的礼物。看着叶莉娜从容的走出大门,骆雨秋木然地将自己丢进沙发里。

    她没想到自己再一次的相信爱情却又再一次地被欺骗,这次她该如何自处?

    突然间她觉得好累,她希望能放下一切,如同她母亲,不顾一切的离开。

    瞥见墙上的时钟,骆雨秋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怀秋还在学校等着她去接,她必须提起精神。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