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破军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纵然眼睛看不到,但光凭四面八方不绝于耳的喧闹声,她就知道,今天的“商讨会”肯定是高朋满座。

    "紧张吗?”席非军看着挽住自己手臂,正微微颤抖的纤荑。

    "当然紧张,我眼睛还没失明时,都没参加过这么隆重的盛会,何况是现在。”邢善语努力让自己镇定,让自己看来可以怡然大方一点,可是,却还是感觉得到,自己的额鬓正微微冒着汗。

    "别紧张,我不会放开-的。”他拍了拍她的肩膀,给她保证。

    席非军简单的上台致词完毕后,这场晚宴,正式开始。

    只是席非军的保证并没带来多大效果,当他开始带着她周旋在各界商业人士间时,她因为看不见,不知道要朝哪个方向跟人打招呼,又一面想象着对方正以奇怪或者惊异的眼神看她时,她更是紧张得冷汗涔涔。

    "啊!这位就是破军先生吧?”不远处,一位西装革履,却油头肥脸的中年人高举着酒杯向席非军他们走过去。

    虽然“非集团”里,破军和贪狼两位主事者的公开场合出席率,不若执掌台湾分公司的府贞来得高,但由于外貌不若常人的关系,甚少出面也还是让八卦人士传得绘声绘影,所以在场不管有没有见过他们长相的人,都能凭第一眼就认出人。

    "破军先生,久仰大名,我是”

    "方俊凯先生,罗生饭店的负责人,你好。”席非军颔首致意。不用对方介绍,他已知道来人的所有底细。

    方俊凯先是一愣,没料到对于“非集团”而言,一个没没无闻的饭店负责人,竟不用自我介绍?

    他本来还准备了,万一简短的介绍还是无法让他明白他是何许人也时,他要上至祖宗十八代,下至家里那只才出生一个礼拜的小黄,统统都来个最详尽的解说,好让对方能够清楚他“方俊凯”这号人物的演讲稿耶!

    这篇演讲稿居然没派上用场,但不管,对方这么给面子,他高兴都来不及。

    "你好、你好!破军先生。”他跟着行了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别客气,菜色简陋,招待不周,还请见谅。”眼前是媲美法国顶级的料理,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客套。

    "不不,哪儿的话。呃、这位是”方俊凯的目光在触及会议主人身旁的女伴时,两只——眼霎时全亮了起来。

    席非军微微皱起眉头,将邢善语揽进怀里,无言的表示他的独占欲。

    "这位是我的女朋友。”真不想告诉他她的名字。

    "你好,敝姓邢,名叫善语。”没听到席非军介绍自己的名讳,她努力忽视自己的过度紧张,主动报上名字。

    她希望自己看起来是落落大方的,这样才不会丢了非军的脸,所以她报上名字的同时,也伸出手,想要跟对方致意,却忘了自己眼睛根本看不到,手伸出去的方向很突兀,对方也终于瞧清楚原来大美人是个瞎子。

    唉,可惜哪!

    邢善语手伸在半空中约一两秒的时间,才忽然领悟到自己干了件蠢事!

    就在她发窘的不知该把手往那儿藏时,席非军柔柔地用大掌将她的手包起,并拉回自己的肘臂上。

    "方先生两手都拿着吃的,无法跟-握手,-只要对他点点头就好。”他不惜牺牲对方的形象来化解爱人的尴尬。

    哪有!人家手里明明只拿着一杯葡萄酒!

    方俊凯本能的要为自己辩驳。她可是自己唯一能够睁着眼睛说瞎话,塑造与事实完全相反的完美形象的难得机会耶!不看他外表,他的声音他自认还不错听啊!

    但一接触席非军投射来的眼光,他马上应声附和。

    "对对对,不好意思啊!邢小姐,我两手都拿着吃的,所以不方便和您握手,失礼了。”算了,他也不想看大美人困窘的样子。

    "啊!没关系、没关系!是我看不到。”呼!还好没让大家难堪。

    席非军赞赏的看了方俊凯一眼,心中暗暗记下了,回去后,要把并购“罗生饭店”的企画书给撕掉。

    这位方先生,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一念之差”竟挽救了自己差点被鲸吞掉的企业。

    wwwnetwwwnetwwwnet

    这个晚宴大致来说可以算是成功的,只除了后半段忽然爆出晁剡把楚络零给气跑的戏码。

    邢善语其实很好奇那段戏码是怎么发展出来的,因为那时她正好去解手,没有“听见”完整过程,也很讶异原来络零也是有脾气的。

    好在不久府贞带了石寄语到会场来,和席非军一起稳住会场的秩序,才让这场晚宴算是完美的收了场。

    不过一整天下来,她流的冷汗大概可以用来灌溉撒哈拉沙漠了,好不容易撑到晚会结束,幸好没有给非军出什么乱子。

    "会不会饿?”当晚宴上的人陆陆续续散了会,只剩几个工作人员和“非集团”内部的员工做最后整理时,席非军便要厨房另做几道新鲜佳肴出来。

    唔!不提还没发现,她好象真的饿了

    "嗯!有点。还有吃的吗?”因为太紧张的原故,刚刚根本没吃多少。

    才问完,她就闻到食物的味道了。

    “好香!”

    席非军牵着她到会场四人座的餐桌上,也顺道要厨房的人拿菜肴过来这里。

    "吃吧!我刚叫厨房弄的。”知道她一整晚吃不到一公克的东西,现在一定很饿。

    邢善语感激的朝他笑了笑,便开始动箸。

    席非军照例先帮她夹菜,然后才开始吃自己的。

    "府贞和寄语呢?他们很晚才来,一定也没吃什么吧!叫他们一起过来用好不好?”好象很多道菜的样子,邢善语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当然。”呵!善语没提醒,他都忘了。他是不是也挺“重色轻友”的啊?

    席非军以目光梭巡着府贞和他妻子的身影,终于在大门旁发现好友。

    "府贞!”

    原本背对席非军的身影转了过来,由于距离有点远,席非军并没发现好友此刻脸上严肃的表情。

    府贞好象在讲电话他向好友比了比石寄语,然后招招手,示意他带石寄语一起过来。

    府贞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懂,他并没有偕同石寄语一道过来,而是一个人。

    "府贞,带寄语一起过来吃吧!我刚要厨房弄的,你们没府贞,你怎么了?”待府贞走近,席非军才看出他脸上的表情。

    "非军”府贞思索着该如何开口比较恰当。

    "你怎么了?非色拍摄的工作又出问题吗?”他刚用电话联络的是这回事吗?这不要紧,早在他预料之内,而且今天的会议下来,他除了对扩大“非集团”在台湾的市场有了初步概念之外,对于是谁在“非色”背后动手脚的,他心里也有个底了。

    才想要好友别为工作的事操心,府贞却抢先开了口。

    "我刚刚你爸的特别看护打电话给我”

    席非军夹菜的筷子停在半空中。

    一旁的邢善语也停下动作。

    爸爸?非军的亲生父亲吗?在台湾?怎么看护联络的是府贞而不是非军?

    邢善语心里一大堆疑问,但她选择静观其变。

    府贞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看护说你爸站在阳台看街景时,突然不知原因昏倒,现在人在医院里。”

    席非军仍是没有任何反应,他低着头,眼睛对着餐桌,但目光不知凝聚在哪一点。

    "非军?”奇怪席非军怎么没有任何反应,邢善语轻轻唤了声。

    席非军静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你告诉那个看护我的电话,要她随侍在旁,随时将最新情形报告给我。”说完,他继续吃饭。

    就这样?邢善语还来不及问,府贞已经先帮她开了口。

    "你爸昏倒了,情况有可能很危险,你不去看看他吗?”他夺下席非军的筷子,决定不再任他这么逃避下去。

    席非军不知怎么了,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狗,突然向好友狂吠起来。

    "看看他?看看他?!你要我怎么去看?你要我怎么再去面对那个那个”他说不下去,整个会场的工作人员都看向他们,而席非军捧住碗的手则用力得像要把它捏碎一样。

    邢善语被吓了好大一跳,她不晓得怎么回事,听到席非军充满愤怒却又带点哀伤的语气让她本能的移至他身旁,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他。

    "非军,我知道你很难面对过去,但可不可以念在他年岁已大,日渐体弱的份上去看看他?他很需要你。”府贞好言相劝。

    席非军陡地站起来。

    "他需要我!他需要我?那以前我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他在干嘛?他怎么对我?你要我怎么去看他、怎么去看他?!”

    顾不得在场其它人的眼光,他站起来向府贞大吼,吼完,便独自奔向会场大门,驱车离去。

    邢善语只知道一阵熟悉的气味由自己面前略过,不久,便听到外头发动了耳熟的引擎声,呼啸而去。

    他甚至连她都忘了带走。

    府贞同邢善语一样,怔住了。他从没见非军生气过不,有,但他从不曾像这样生气过。

    非军习惯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纵使有人惹他不快,他也自有一套实际的报复计画,他从来不曾像今天这样,朝人大吼大叫,失控得像头发了狂的狮子。

    "贞,怎么了?非军怎么跑掉了?”石寄语本来在帮忙工作人员收拾,看见席非军像一阵风似的卷走,于是疑惑的过来询问自己的丈夫。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