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花开半夏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比赛的那天正在一点点的逼近我。

    那天,我在排练结束以后,和刘冯晨一路走出音乐剧场。刘冯晨说要跟我去喝茶。我心里想着茶水一点都不好喝,让我喝茶还不如让我去喝一杯冰水呢。我最后依然跟他走了,我似乎特别听话,没错,我似乎特别听他的话。

    我跟着刘冯晨走。他将我带到了一个装修很豪华的饭店门口,没错,确实不是茶馆,是一个饭店,是个装修的很豪华。呵,原来他不是要请我喝茶,而是要请我吃饭去。我笑嘻嘻的坐在了凳子上。服务员拿着菜单给我们点菜,点完之后就离开了。呵,我确实特别高兴。想,这可是我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呢,怎么能不激动呢?

    “你笑什么?我看你笑得都快变成一朵花了?”刘冯晨盯着我看说。这个时候,我才发觉我笑的好像有些太厉害了,笑的一点形象都没有了。

    “哦,没,没笑什么,我只不过是太过开心了。”我说。

    “吃饭而已,有什么好笑的?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啊?”刘冯晨存心如是说。

    “没,没有。怎么了啊,你不信任我吗?”

    不,我信任你。刘冯晨盯着我看说。

    接着,服务员把东西都上全了以后,我们就开始吃饭了。

    吃完以后,我们一起出了饭店。

    等我们来到街上以后,发觉后边有人跟着我们。我转头看了一下,是三个染着黄头发,流里流气的人。一看,就知道他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问刘冯晨,“这个地方是不是有许多流氓无赖之类的人?”

    刘冯晨说:“这个地方确实特别的不安定,过去还有人在这里被砍死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啊?后边那些事好像是跟着我们的。”我说。

    “不要害怕,或许只不过碰巧跟我们去的是同一个地方罢了。”

    刘冯晨拽着我的手,脚下的步子也加减的加快了,但是我觉得到后边那些人似乎也走得比原来快了。

    “做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跟着着我们啊?”我忽然不想走了,我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直视他们。我对他们一点都不感觉恐惧。那三个流里流气的人摇摇晃晃的走到我身边。

    “你就是郑宇彤?”其中一个走在中间个子最高的人问道。这个时候我才看到那个人手里面都还拿着烟头。

    “是,我就是郑宇彤,你们怎么知道我,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这个时候,三个人已经站在了我的跟前。那走在前边的大个子一脸流氓的样子,说道:“我们也不想怎么样啊,就是想要你的脸上挂点颜色。”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什么人指使你们的?”

    “似乎这些事情你不应当知道吧。”说这三个人就要走到我的跟前。猛然我的手被什么人给抓住了,紧紧的,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冯晨已拽着我跑了很远的距离了。

    “你是不是傻瓜啊,那些人要揍你了啊,你居然还在那里站着,等着被人家打你啊?”刘冯晨骂我。

    “什么等着被打啊,我只不过想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人要这么做啊,我在这里也没有认识的人,更别说得罪人了,他们为什么要打我啊?”

    对啊,我一直感觉很困惑,我在这个是市区只跟教授一家有来往,他们不可能打我的啊,不是他们那还有什么人呢,我真的不认识其他人了啊,他们为什么要打我啊?我跟刘冯晨回到家以后,我就独自一人蜷缩在沙发上想这件事情,可是不管我怎么想,我依然一点头绪都没有,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越想越糊涂,干脆什么都不要想了,上床睡觉好了。

    第二天,我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第二天,我刚来到音乐剧场,龚琳琳就立刻来到我的身边,她说:“你居然还有胆量到音乐剧场?”我一下子似乎猛然清楚了事情的真相。我把头抬起来,两只眼睛逼视对方,恨恨地说:“那几个人是你找的啊,你要别人打我?”

    “不错”。龚琳琳说着居然还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如此做?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吧?”我问道。

    “谁让你表演的这么优异呢?你其实没有得罪我,但是我不想让你参加这次的比赛。”我看着龚琳琳那双漆黑的深不见底的眼睛,不寒而栗。

    “哦,我知道了,你不就是为了比赛的胜利啊?你是不是怕我抢了你的风头啊,怕自己胜不过我啊?”

    “知道就好。你最好知难而退,识时务为俊杰,我可不想让你这么漂亮的姑娘被打的缠着厚厚的纱布奥。”龚琳琳说完这句话以后神气的离开了。

    “我不可能放弃的,我一定会拿到冠军的,有能耐,我们靠自己的实力,在比赛当天拿出真本事来,好好地较量。”我向龚琳琳大吼道。她只不过转头来再次对我笑了一下,他的那个笑,是那么的神秘,似乎隐含着好多的东西,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始终不清楚。

    那天,我一整天的排练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我的心中总是会出现龚琳琳那转头一笑。对啊,我怎么会这么在意这个人,在意这个人的笑??难不成我真的感觉害怕了?是么?我实在害怕吧,害怕也是正常的吧,这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不,不可能的,我怎么会怕他呢,我很明确地感觉到自己对他的感觉不是恐惧,可是为什么他的一个小小的笑容就可以将我的心思扰乱,让我一天都这样的心不在焉呢?是不是因为我看到了这个世界上很多邪恶的东西,因此才会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啊?

    没错,我只不过是担心自己的比赛罢了。我的老师特别的看重这次的音乐比赛。我这次过来也不是过来玩的,没错,这次是我的人生一个很重要考验,不是什么游戏。它承载了我许多的希望和梦想,我我来这里也不是因为觉得好玩,我是要来实现自己的梦想,来兑现自己这一年来的努力的。因此在我得心里,这次的比赛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始终都很认真的在对自己进行训练,并且要求很严格。这些不就证明了,我很在乎这次比赛的结果吗,即使老师告诉我要重要的不是结果,可是如果结果不好的话,所有过程中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所以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输给别人,我一定要拿到冠军,一定会的。

    因此,当我看见龚琳琳那个笑时,我似乎心里跟着紧了一下。

    排练结束以后,我无比失落的离开了音乐剧场。今天刘冯晨没来音乐剧场看我的练习,因此在练习结束以后我就只好独自一人离开了音乐剧场。

    长路漫漫,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被拉得长长地,跟我相互照应心里不免升起一丝寂寞失望。一时间,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寂寞啊!看吧,就连天气也感受到了我现在的心情,变的黑暗,压抑。我第一次觉得回家的路是如此的漫长,我似乎特别害怕。没错,我是个很怕黑的人,我害怕每日黑暗的降临。我总觉着在黑暗中隐藏着很多的黑暗,是我们平时看不见的黑暗,或者称之为罪恶吧,黑暗,本就是罪恶的象征不是吗?我独自一人走着,脚下的脚步一下紧过一下,觉得到害怕。因此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紧到家里,到温暖而又明亮的地方去。

    那天晚上,我独自一个人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我想到了很多东西,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吓自己的,我也知道。可是我就是无法阻止自己去想,四处都是黑暗,我仿佛被无尽的黑暗包围着。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在颤抖,我的心也在跟着颤抖。心脏怦怦地跳着,我开始感觉周围有什么人在看着我,好像随时都会有什么东西冲出来扑向我,我害怕极了,最后干脆狂奔了起来,我要逃离这里,逃离让我害怕的黑暗。

    当刘冯晨帮我把门打开的时候,我猛地就冲进了他的黑暗中,没错,我很显然是被这无情的黑暗吓坏了,我在瑟瑟发抖,我需要一个拥抱,一个可以给我安全感的拥抱。

    刘冯晨问我做什么了,他说我的身上浑身全是汗。

    我什么都没有说,只不过紧紧地躲在他的怀里,稳定自己的情绪。就这样几分钟以后,我终于缓和了下来,慢慢地离开了刘冯晨的身子。我告诉她我很怕黑,刚刚又是独自一个人回来的,我觉得天黑了,心里怕得要命,因此就一路狂奔回来的。

    刘冯晨盯着我看,脸上有一丝丝的紧张,将我再次搂在怀里。他说,“你确实很害怕黑暗啊?郑宇彤,你确实特别害怕?”刘冯晨不停地问我,但是我没有回答,我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我已经长大了很多的事情可以自己来面对了,即使是自己最害怕的黑暗,我不是也自己一个人闯了过来啊。

    我推开刘冯晨的怀抱,我慢慢地上了楼。那天晚上,我没有下来吃饭。我独自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想着自己的心事,或许这个年代的孩子们都是很多愁善感的吧。我似乎是在顾虑什么,可是我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总之脑子乱乱的,就像一锅粥一样。

    “郑宇彤,你在想什么?”刘冯晨敲了敲门,然后慢慢地走了进来。

    “没有啊,没想什么。”

    刘冯晨走到我的身边,他告诉我他一会儿要给我炒土豆吃。他说他知道我爱吃土豆,因此准备炒土豆,他说他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说往后他不可能这样让我自己一个人回来了,他说以后他都会天天陪着我,要跟我一起进行排练,然后结束以后一起回家,再也不让我自己一个人在黑暗中前行。

    看见他脸上的表情是如此的认真诚恳,我猛然笑了,从低沉的心境中慢慢地走了出来。

    刘冯晨问为什么总是莫名其妙的笑啊,还说我真的是个让人摸不透的人。

    我看着他再次笑了出来,但是我并没有告诉他我为什么要笑。

    刘冯晨在我的房间里待到了很晚,接着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看他的背影渐渐地远去,有无声的笑了出来。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音乐剧场进行排练。我跟刘冯晨一路一起出门以后,各自走上了自己的方向。

    “郑宇彤,你去哪里要认真的排练,下午我没课以后就去找你。”刘冯晨跟我说。

    “知道了,你赶紧去上课吧,不要迟到了。”说完,我们就此分道扬镳。

    我一个人沿着每天都会走得道路来到了音乐剧场。走进音乐剧场的时候,里面居然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奇怪了,为什么会没有人啊,我慢慢地走进去,仍旧看不到一个人。这是什么情况啊,也没通知说今天放假啊?为什么会没人呢?我实在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很失望的出了音乐剧场。

    “嘿,郑宇彤你在这边做什么?只有你自己啊?”郑多雪和一个男孩子过来跟我说。他也是跟我一起参加比赛的人。

    “呃,是,呃,对啊。今天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好奇怪啊,人们都干嘛去了啊?”我问道。

    “今天礼拜天大家都放假了,你居然不知道吗?”郑多雪说道。我幡然醒悟了过来,居然连如此重要的事情都能给忘记了。说实在的,我确实应当好好的补补脑子了,也不清楚这脑子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沿着音乐剧场出来我再次走到了熟悉的街道,这次依然是我独自一人。今天好不容易放假了,我应该到那里去去玩一玩嗯?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在家呆着很闷的,可是外面呆着,还是我一个人,一样很孤单。想来想去不知道要怎么办,竟然不知不觉地就走了很远。

    但我在这条路上要转弯的时候,前边忽然出现了一群人。没错,看上去一个个都是那样的流里流气,以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我被这猛然出现的人群惊得清醒了。天啦,这些人要做什么,他们难不成是冲着我过来的啊?这个时候,我回想到龚琳琳那转头一笑。糟糕了,这回我彻底完了,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人让他们过来的得了,没错,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受伤不能参加比赛。

    我慢慢地停下脚步,他们大摇大摆的朝我走了过来。

    天啦,他们想做什么?难道这么多男人要走我一个弱女子啊?还有没有天之良心啊。我在心里呐喊。

    我转头就快速的奔跑。没错,现在想什么都没有用,最主要的还是要保命。我的确不清楚他们想做什么,但是我必须要让自己远离一切危险,我只知道我不可以让他们抓住我,因此我转头没命的开始跑,后边那群人似乎也跟着我跑了起来,我听到他们在后面大喊大叫,甚至还在吹口哨。

    我没命的一直在奔跑,我从未跑的如此快过。我穿过打击小巷,不停地奔跑,路上的行人们也都转头看我被一大群人追逐着,可是我只不过在拼命的奔跑。我不清楚我到底跑到了多久,我只知道当我穿过一条大马路来到一条小巷。我转头再去看那些流氓的日式和,就没看到了,看到的都是大马路上人来人往的车水马龙,那群坏蛋仿佛没有穿过大马路冲过来。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继续往前走,我感慨我的生命是如此的幸运,刚刚横穿马路到时候,竟然没有被车子撞死,我是不是该庆祝一下自己的幸运呢。

    可是现在我忽然有些困惑了,我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啊?我转头,慢慢地走向人群,没错,我不清楚我到底跑到了那里,但是我依然钻进了人群中。我想要给刘冯晨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回家,只不过我又从未记住过他的电话号码。一时间,我忽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一样,流落街头,觉得天大地大,竟然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一种失落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我漫步在人行道上,没有方向,也没有目标,与形色各异的人们擦肩而过。心中一直空荡荡的,总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

    没错,我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不清楚自己走那一条路才可以通往家的方向。我就这样顺着人群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去哪里,只是盲目的前进着。

    我找到一个公共电话亭,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心中熟记的一个电话号码,在几声嘟嘟以后,电话接通了

    “喂,找什么人?现在学生们都还在上课呢,没有人在宿舍,你过会下了课再打吧。”宿舍里竟然有人,我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哇哇大哭了起来,没错,我知道对方是谁,这个欧阳南青,她竟然又翘课。

    “喂,你找什么人?你干嘛哭啊,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啊,你跟我说一下吧,我可以帮你转告的,行了,你不要哭了,有什么话好好说不可以啊?你告诉我你找什么,我现在就去给你找过来就是了,你不要哭啦。”欧阳南青在电话那边安慰着,他并没有听出来是我,我听到他的安慰,哭得更伤心了。

    “欧阳南青,是我。”我尽量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哽咽着说道。

    “郑宇彤?”欧阳南青诧异地喊道。“郑宇彤是你吗?你还好吧??你为什么要哭啊?你不要哭,你跟我说啊,你为什么会哭?”欧阳南青听见我在点那边一直在哭,仿佛很着急。

    “欧阳南青,我现在一个人在路上,我迷路了,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我刚刚被一群流氓追赶了好久,我没办法,只好横穿大马路,没有被车撞死,那都是我福大命大。我现在真的好无助啊,我好想回家,我不想再看到那些流氓,要不然我就完了。”我呜咽着说着,越说哭得越凶。

    “郑宇彤你不要哭,你有话好好说,我没听明白,跟我说,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啊?”欧阳南青在电话那边干着急。我仿佛听到了她声音里的颤抖,仿佛能够看到她的眼里充满了泪花。没错,她是欧阳南青,她是我的死党,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不清楚,似乎他们就是不想要我参加这次的歌唱比赛,他们怕我抢去了幕后指使的冠军。欧阳南青,我现在真的害怕得要死阿。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就此放弃啊?是,假如我退出了这次的比赛,他们就会放过我了。欧阳南青,你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做啊?我觉得这次的比赛对我很重要,我的老师也很看重这次的比赛,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个机会,不可以让老师失望啊。”

    “好了,郑宇彤我知道了。你跟我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不清楚,我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那你知道家的方向啊?”

    “不清楚,我不清楚教授家在什么地方,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家的地址。我现在只知道音乐剧场。这样吧,过会儿我打车将去音乐剧场,我就能够找到原来的方向了。欧阳南青,不要担心了,我有办法了,你别为我担心了啊,我知道回家的办法了。”

    “你这个笨蛋,假如你确实没有找到回家的路的话,那你就在街上流浪吧,流浪狗。”

    “是,我就是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我说着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你不要哭了,郑宇彤,一会儿你就可以像你说的那样,立刻到家了。你丫在那边一定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听到没有。你不要怕,如果有人敢欺负你的话,我就立刻带着你去找他们算账,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我一定要让他们碎尸万段的,所以你也不用害怕,你还有我,不是吗。郑宇彤,你听见了吗?”

    “嗯。”我点了点头。

    “你还有没有别的事啊?”

    “没有了。欧阳南青我就想哭一下。”

    “你不要哭了,这么大的人了,不是应该让自己变得坚强一些啊,你要是再哭的话,你就不是郑宇彤,不是我最好的姐妹。”

    “嗯,我不哭了就还不可以啊,欧阳南青。”

    “没事挂了把,赶紧找个车回家吧,别让教授他们担心你?”

    “知道了。”我轻轻地擦去脸上的泪水,我告诉自己不可以哭,我又说道:“欧阳南青,我知道你丫又翘课。”

    “是,我又翘课。”

    “好吧,不跟你说了,我打车回家了啊,拜拜。”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又开始在街道漫无目的的前行了。已经没有了泪水,觉得浑身都特别轻松。我就这样沿街走了特别久,穿过大街小巷,我都不知道自己这样走了是有多久,知道自己感觉累了,走不动了,我才打了一辆车直奔音乐剧场,接着走回了教授家里。

    当我进门的时候,刘冯晨竟然在家,我刚进门他就立刻迎了上来。

    他说:“郑宇彤,你到什么地方去?你有没有受什么伤害啊?”

    我对刘冯晨的话觉得疑惑,我问他:“刘冯晨,我挺好的啊,你为什么如此问我呢?”

    “没,没,我只不过问问罢了。”我看到刘冯晨的眼神闪烁不定,难不成她还隐瞒了我什么事啊?但是我依然没问,他不乐意说就不要说了,我从来不喜欢强迫别人的。

    “刘冯晨,你今天为什么没上课吗?”我问。对啊,他如此早就回来了,绝对有什么事。

    “嗯,我有点了点头晕,就提前回来了。”

    “你头晕?为什么会头晕呢?”我诧异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到校园里就觉得晕晕的。”

    “你不会是生病了吧?”没错,我质疑他病了。“我们一起去看看那大夫吧,检查一下总是好的。”

    “不用了,休息一下就没事了。郑宇彤,你的脸看上去特别苍白,为什么会这样啊?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刘冯晨这个时候已发觉我的异样了。我立刻背对着他,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我说:“没有啊,或许昨天晚上睡得有些晚了,看了会儿书,看得入了迷,我一睡得晚了就这个样子!”

    “我从你房间出来以后你没有睡觉啊,怎么会睡得晚了呢,当时你没有看书啊,你真的看书了?”

    “我,我……”我开始有些结结巴巴的了。对啊,我怎么如此笨?昨天晚上明明是刘冯晨跟我聊天来着,他出门的时候我还告诉他要他帮我把灯给关了呢。我压根就没看书啊,他知道我没有,这么说他现在绝对知道我在说谎。完了,他绝对会质疑我。但是我知道,我又不可以把今天自己遇到的事情跟她说。在这个普通的家庭里,我想把自己招惹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告诉他们,我知道这样会给他们家里带来麻烦的,我只期望这个家庭一直这样平静,我只期望我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伤害。“唉呀,你烦不烦啊,不就是脸色不太好看啊,有什么啊,我怎知道它为什么苍白。我好困阿,我累了。我先回房间去睡觉了。刘冯晨你不是头晕吗,你也赶紧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郑宇彤,你确实没关系阿玛?”身后传来了刘冯晨的声音。

    “嗯,我挺好的,刘冯晨等我睡醒了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啊。”说完之后我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门,我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然后拿过来老师给我的书籍,开始看了起来。没错,我对于自己的话专业知识的学习还是特别认真地,尽管我总是翘课,但是对于音乐这个方面,我从来多不会偷懒,人们总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只要有了兴趣,才会产生学了解去学习的动力,只要有了动力,才会有坚持下去的力量,当然了,坚持就是胜利。我差不多每日都回看一些有关音乐方面的书籍。尽管在别人看来,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学生,从来都不爱上课,但是这些仅限于对待学校的课程,因为我对他们真的一点都提不起兴趣来,但是音乐不一样,我知道我的梦想只有通过这些书籍才可以实现,因此我们都很努力地学习自己的专业知识,我唯一想要的就是看到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

    我独自躺在床上,认真地看着书。或许两个小时的时间以后,我才出了自己的房间门,下了楼。刘冯晨正在沙发上睡觉,他得手中还一本打开的书。看来是看书看得睡觉了吧,我找来一条毛毯搭在她的身上。他跟教授仿佛都属于那种那种不是很会照顾自己的人。没错,在我看来,刘冯晨仿佛是个人特别需要被人爱护的人。没错,他从小就比别人缺少更多的爱,他如此懂事,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我将毯子放在他的身上以后,就走进了厨房,准备亲自做一顿饭。很快,刘冯晨似乎被我在厨房的声音吵醒了,然后他亲身走了进来。

    “郑宇彤。”“什么?”“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一下。”“说吧,什么事?”,“也不是很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比你大几岁,你应当喊我哥哥,可你每回都喊我刘冯晨,你觉得你是不是应当喊我刘冯晨哥?”。“哦,你就是为了要我喊你哥哥啊。是么?”。“对了,真聪明”。“为什么一定要喊你哥哥啊,我喜欢你的名字,我喜欢罕你的名字,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好。不管你。”刘冯晨在我脑袋上敲了下。“想怎么叫就随你好了。”

    “是啦,或许将来我会真的叫你哥哥的,但是我现在只想要叫你的名字。”我盯着他如是说。不过话说回来,我的确应当喊他哥。

    然后,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一顿可口的饭菜终于做好了,我们一块吃过饭以后,就相约出门散步了。

    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喜欢上了行走的感觉,在行走中我能感受到自然的力量,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潜力无穷。

    走进音乐剧场,我跟以前那样例行排练。我想我不可能由于某些人对我恐吓,我就放弃自己的梦想,我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比赛的。要放弃自己最看重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恋爱的人,再说分手以后,都会变得死去活来的。只不过在我的心中,我从来都不知道放弃两个字怎么写,我如果喜欢某样东西,我就一定会追到手。没错,或许我是太过倔强了一些。总之,我依然走进音乐剧场,我从来都不害怕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我们的关系只有一种,那就是竞争,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我害怕了他们,我也就失去了和他们公平竞争的权利,相反,我应当出击,我不可以一直被他们如此威胁着。我知道,如果我要成功的进行比赛的话,那些事我为眼中钉的家伙,我就一定要战胜他们。

    这天,我在排练完以后,就把龚琳琳提到音乐剧场后边的那条街道。

    “你想做什么?松开我的衣服。”她对着我大吼。我不理她,仍旧将她提到了音乐剧场后边的那条无人的街道上。

    “松开我,神经病,你想做什么?”她仍旧在大喊大叫。

    “好了。”直到走到那条街道上以后,我才将我的手放开了,说道:“我现在很郑重很认真的跟你说,龚琳琳小姐,假如你看想要获得此次比赛的冠军的话那我们大可以在舞台上公开的竞争,一决雌雄。但假如由于你想要用一些卑鄙的手段恐吓我要我退出比赛的话,我跟你说,除非我死了,假如我还有一口气在,龚琳琳,你就等着以牙还牙,以血换血吧。”我说着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然后抽出了身上刀子晃了晃。“这一巴掌是要给你提个醒,要你自己识时务为俊杰。记住,除非你把我弄死了,要不然我就一定会参加比赛的,而且,你再给我耍手段的话,我会要你比现在惨一百倍。”

    “郑宇彤,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

    “好像是你没有人性才对吧。你有能耐就用自己的真本事跟我比赛啊,在背后使阴招,让那么多的地痞流氓吓唬我有个屁用啊?我不喜欢叫别人欺负我,特别是像你这样的人。”我目露凶光,狠狠地说。

    “是,我绝对会让你参加不成比赛的,更不可能叫你获得比赛的冠军。我会允许任何人获得冠军,即使那个人真的没什么真能耐,但是我都会接受他获得冠军,但是你,唯独你不可以。”她的脸红红的,有些肿了,可她依然跟我作对。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可以?为什么任何一个人都能够,可是我不可以?”我狠狠地晃着他的肩膀。

    “由于我不喜欢你,我就是看不惯你,你就是个婊子,下贱的婊子……”

    “叭”我没有让他再说下去,再一次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我不喜欢别骂我,你更不可以。假如你再敢骂我的话,我就弄花你的小脸蛋,我看你再怎么参加比赛。”

    “混蛋,你有本事就试试。”

    “试试就试试,你以为我不敢啊,你不要动,我现在就在你的脸上留下一个纪念。”我说着拿着手里的刀子就要去找他。这回我一定要好好的给他点颜色看看,否则她还不清楚我郑宇彤是什么样的人。

    “好,你有本事。郑宇彤,我绝对要你吃不了兜着走。”说完,他以最快的速度消失了。

    “我一定非陪到底,但是忘记告诉你了,你可一定要杀死我啊,要不然死的那个人就是你了啊。”我朝龚琳琳的背影大声地喊道。

    真的太棒了,我好开心啊,我看着龚琳琳跌跌撞撞的身影,真是畅快淋漓啊。我高兴地哼着歌曲朝着音乐剧场门口走去。我想或许刘冯晨差不多应该到了音乐剧场了,因此我一路跑向了音乐剧场门口。

    “郑宇彤,刚刚有人来找你了。”

    “哦,我知道了,谢谢你跟我说。”我跑进音乐剧场。

    “不,郑宇彤,那个人已经走了。她过来以后看你没有在,就离开了音乐剧场了。”那个人看我要进去,又匆忙的跟我说道。

    “是么?好吧,那我就在门口等等他吧,他应该还会过来的。”对啊,刘冯晨没有看到我,肯定还会过来的,我知道他不可能再让我一个人在黑暗中独行了。

    “郑宇彤。”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喊我,我转头,看到的人竟然是秦牵冷。

    “秦牵冷?秦牵冷!”我的面部表情瞬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诧异转为感慨。我猛地扎进了他的怀中。我心中真的激动得要死了。

    “秦牵冷,确实是你吗?你丫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啊?你丫为什么会想到到这里来?”

    “我听到某些人跟我说你在这里被人家给欺负了,有些放心不下,因此就过来看看你。”他环住我的腰说着。

    “是么?就是因为这件事啊?”我挣脱他的怀抱,说道。

    “嗯,跟我说,是谁干的啊,不管是谁,我一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得的。”

    “又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一个女的,他不想要我参加这次的比赛,怕我夺了他的冠军,因此他就招来一群无赖满世界的追赶我。”

    “是么?她是做什么的?”

    “嗯,似乎,似乎也就是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