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青梅弄竹马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上班的第二个礼拜开始,凝语的身分从正式职员陡然贬成工读生。

    不过工作分量倒也没有增减多少,她还是必须遵从之前的承诺,乖乖的练习中文输入,在蔡芳仪的指导下,一上班就努力的坐在电脑前敲键盘。

    她怕被再度踢出公司,更怕给冠爵单独与自己面谈的机会,凝语终于发现自己对他的情感也不单纯。那个将她箝制在炽热眼光下,用激狂猛烈的热情深吻她的男人,几天来始终占据着她的思绪。情感有着些许的惧怕,却有着更多的好奇与冒险的快感。她从来都不曾真正了解过冠爵,在他温和的外表下,其实有着最狂野的情感,只是那种激情一向埋藏得太深,被凝语忽视了许久许久。

    那一夜从冷家回来之后,凝语躺在床上,咬着棉被角、瞪着天花板直到黎明。

    壁爵要的是她,并不是大姐。而她就像是周围的所有人一样,一相情愿的把他和大姐送做堆,看不清他真正的心意凝语既恐惧又兴奋,数天来到了公司只敢埋头工作,连接触他眼光的勇气都没有。

    她虽然活泼,但是对于男女之情依然稚嫩,身旁男孩们的倾慕她或许能够应付,但是一旦遇上坚定而誓言要得到她的男人,她也开始不知所措了。

    这个男人,甚至可以说是全世界最了解她的人。

    这个星期以来的第无数次,她又对着电脑萤幕发愣,在键盘上舞动的手指逐渐变得缓慢,终至完全忘记要工作。凝语叹了一口气,允许自已暂时伸伸懒腰。

    练习了几天下来,她的中文输入进步神速,只是常常会一个闪神,思绪又被冠爵所占据,等到回神时,整个萤幕已经打满了他的名字。凝语总是面河邡赤的马上将画面消除,奈何对他的莫名感情早在心存档归位,再也无力抹杀。

    她甚至不敢自问,对冠爵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感情,深怕一旦自我承认,就会沦陷在他的怀抱无法自拨。

    难道叫了他十几年的姐夫,只是她施放的烟雾弹,想要藉以掩饰自己对他的倾慕?

    电脑突然发出””的叫声,凝语把视线调回萤幕的左下方,蔡芳仪正利用电脑传来一句讯息下班后有空吗?

    蔡芳仪在位子上对她扮鬼脸。

    鲍司的所有电脑都透过内部的网路系统连线,能在工作的同时互相传达讯息,也能在某些时候知悉同组人员的工作进度,换言之,公司内的电脑息息相关,这也就是为什么上次凝语的染毒磁片,能够让整间公司所有的电脑一起中毒。

    凝语想了几秒钟,轻巧的键入字句有事吗?她从口袋摸出苹果口味的软糖。

    想找你去玩啦!快点回答,不然被经理发现我上班时利用网路谈私事,我会被杀掉的。蔡芳仪的中文输入快得惊人,不到五秒钟就回话了。

    凝语抛了一把糖果给蔡芳仪,胖女孩手忙脚乱的接住。

    总要告诉我去哪玩吧?凝语偷看了一眼经理办公室。冠爵正在与几个程式设计师讨论这次要叁加竞争东方集团的程式事宜,不太可能发现她们又在上班时间玩网路。

    他工作时严肃的表情,让凝语想起那一晚自己被迫压在他的身下,迎视他激烈的眼光记忆太过鲜明,凝语的脸红得像烂熟的番茄。

    蔡芳仪对着电脑诡异的一笑。带你去看货真价实的”北海小英雄。”

    凝语似懂非懂的侧头想了一下,举起手揩搓搓小巧的鼻子,随即俐落的弹指,发出清脆的响声。北海小英雄是她小时候看过的卡通影片,凝语一边狐疑着,一边做着卡通那个男孩的招牌动作。

    每当遇到困难,那个维京小海盗只要这么搓搓鼻子,再一弹指就能想出妙计,小时候凝语崇拜极了那个聪明的北海小英雄。

    货真价实的?她不太明白蔡芳仪的用词。

    是啊!前几天刚刚空运来台,保证新鲜。蔡芳仪满脸笑容,一张满月似的胖脸笑得看不见眼睛,满足得像是一只刚吞下金丝雀的猫儿。

    下班后去看卡通人物实在不是件令人兴奋的事情,但是瞧见蔡芳仪满脸热诚,凝语也不好意思拒绝。她的视线又回到经理办公室,考虑要不要跟他报备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她实在不需要跟他报备。她柳凝语又不是三岁小娃娃,不需要任何事情都在他的监视与许可下行动,都已经是二十二岁的人,大学也毕业了,有什么事情她没办法解决应付的?

    你到底去不去啊?我好不容易用关系拿到门票,别人想去看还没门路呢!蔡芳仪有些耀武扬威的挥手上的门票,等凝语的回答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好啦!柄你去啦!都几岁的人了,还喜欢卡通人物!凝语在心嘀咕,继续输入文字。下班就去吗?

    嗯,俱乐部有附赠晚餐,下班之后你跟着我走就是了。蔡芳仪把两张门票收进背包,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经理办公室。

    凝语在电脑的这一头对胖女孩做个了解的表情,看着手边的简易程式入门,把内容慢慢的输入电脑中。在练习中文输入的同时,她也从这本书裹学了一些电脑知识,甚至还试着写一些简单的程式。

    与同事下班后的交谊,也算是社会新鲜人必须学习的,冠爵应该无从反对起才是。

    再说,眼前与他的关系及情愫如此纷乱,凝语也想找个机会喘一口气。

    只是去看看卡通人物罢了,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才对,用不着通知他她的行踪。凝语单纯的想着。

    纸醉金迷的悒北夜晚,霓虹灯比天上的星星更耀眼,白日辛勤工作的人们在夜晚撤下防备,纵情于享乐。

    下班后,蔡方仪以最快的速度换上皮衣皮裤,圆胖的身躯变得十分时髦。在她身边的凝语就显得淡雅素净,脂粉不施的脸上有着些许迷惑。

    她不明白,去看卡通人物为何要化妆?

    两人坐计程车到达一间高级饭店,蔡芳仪似乎是这的常客,服务生在门口就认出她,殷勤有礼的带领两人走到后门,在暗巷旁打开一座独立的电梯,奢华的内部装潢让凝语双目圆睁。”这是一间很隐密的女性俱乐部,采严格的会员制,我有一个朋友是这的股东,所以常常带我来开眼界。而今晚情况特别,要不是我从朋友那裹拿到贵宾席的票,别说上来了,在门口就会被服务生轰出去。”蔡芳仪高兴的说着,一脸兴奋期待。

    凝语还来不及开口,电梯门缓缓的打开了,眼前是一个宽广的大厅,中间则是一个圆形的大舞台,有点类似电视上那种服装发表会的舞台。大厅群聚不少宾客,清一色是女性,每一个都打扮得光鲜亮丽。

    蔡芳仪把门票交给服务生,两个人被带到舞台旁的一张小桌子。

    凝语有些不安的看着四周。这种气氛看起来实在不像是要观赏卡通人物,大厅各类女人都有,年龄从二十岁到六十岁不等,不过还是以上班族的年轻女性居多,而且群众间还弥漫着一股怪异的兴奋感。”我可以打个电话通知家的人吗?”凝语问道,怕大姐会担心。

    最近下班后她都是乖乖的直接回家,虽然为了不让他人知悉她与冠爵是旧识,两人上下班都没有同行,但是他还是对她的行踪一清二楚,甚至有时会看见他在二楼,对着出门买消夜的她露出微笑。

    这也是她今晚会冲动得跟蔡芳仪出来的原因之一,凝语有些怕看见他。

    在心的纷乱没有理清之前,她实在无法见他。

    蔡芳仪一个弹指的动作,服务生周到的送上无线电话。

    接电话的是大姐柳瑗,凝语交代了几句,又回头问正在大坑阡颐的蔡芳仪,”我们大概几点可以回家?”

    蔡芳仪满口牛排,眯着眼睛看着节日表。”十点钟左右吧!节日九点半结束,我们晚一点走,免得跟一堆人挤电梯。”

    凝语向大姐报告了回家时间,随即挂断电话。”要不要点些东西来吃?”蔡芳仪热心的问。”不用,我自己有带。”凝语把口袋的闱果放在桌上,慢条斯理的吃着。”我真不明白,你整天这样吃啊吃的,嘴巴不曾有三秒钟的休息,怎么身上都不见有长肉?”蔡芳仪一脸的嫉妒,打量着凝语。

    打从凝语进公司的第一天起,所有的职员都眼睛一亮。如此清秀纤细的小女人,她的迷糊散漫反而增添了一抹慵懒的美感,嗜吃糖的她,本身也跟糖果一样,整个人甜美得令人心折。

    凝语轻松的耸耸肩,没有回答,继续吃着糖果。

    倏地,整间大厅的灯光变得昏暗,几盏强力灯光投射在舞台上。圆形的舞台中间缓慢的升起,十二个高头大马的男人背对着所有宾客,穿着正式的三件式黑色西装,会场响起热门音乐,激烈的节奏令人心泺加快。男人们逐渐转过身来,动作一致的随着音乐热舞。

    凝语所坐的位子离舞台十分近,她皱着弯弯的柳眉,一头雾水的看着舞动的西方俊男。

    优雅有力的长腿在舞台上跳跃,现场的气氛就像是摇宾巨星的演唱会,大厅里的女人们随着男人们的舞蹈动作,尖叫声像潮水一般起伏,震得凝语的耳膜嗡嗡作响。”这是怎么回事?”她用尽力气吼叫,企图把声音传送到蔡芳仪的耳朵,但会场尖叫声与音乐声交杂,她的吼叫声几乎被掩盖住。”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啦!”看得十分投入的蔡芳仪也对她吼着,视线没有离开过台上的众多俊男,蔡芳仪双眼兴奋的发亮,就只差没朝俊男们流口水。

    凝语不死心。”不是说要来看北海小英雄吗?为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