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疯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明明艳阳高照,沈冠侨却突然感到一丝莫明的寒意。

    抬头看了看树梢。

    奇怪,没风啊。

    沈冠侨脸色凝重地蹙起眉头。

    莫明其妙

    一切都该死的莫名其妙!

    从那莫名其妙的“破云帮”到那莫名其妙的绿绿,再到自己莫名其妙地做出禽兽不如的行为

    回想所有的一切,彷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暗中操纵着!

    最有嫌疑的当然就是那个隐身在幕后的神秘人物!破云帮帮主!

    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在沈冠侨心中熊熊燃烧。

    敢算计我算计我的家人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就算上天下地,我都一定要把你揪出来!

    从来没有一个仇敌让他恨得如此咬牙切齿。因为在沈冠侨心中,霍飞是对他有大恩的岳父唯一留下来的独子,是他唯一仅剩的家人。

    而自己竟然着了敌手的道,做出如此违逆天伦的丑事!

    这要他如何向九泉底下的岳父和亡妻交代?!?!

    他曾经答应过他们要好好照顾阿飞的,但如今看他怎么照顾他的,该死!

    虽然身在黑道,内心却有着十分传统家庭观念的沈冠侨痛苦地皱紧了眉头。

    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他的过错呢?

    唉,事到如今还是先好好照顾阿飞, 想办法带他脱困,以后再从长计议吧。

    他的伤口好像很严重。

    沈冠侨在溪边蹲了下来,将自己残破的衬衫洗净沾满水,快步赶了回去。

    霍飞远远看到姐夫回来了,赶紧爬回原来龙去的地方躺好。

    “阿飞,我回来了,你怎么样?疼吗?”

    “姐夫你回来了”霍飞吃力的地睁开眼,用极度“虚弱”的声音说。

    “阿飞,姐弄了点水来,我帮你擦擦伤口。”

    “不要!”其实霍飞内心想要姐夫的碰触想得要命,却故意义正严词地拒绝。

    “听话,伤口在那种地方你自己擦不到的。”一向只懂得下命令的沈冠侨很少用这种商量的口气说话。

    霍飞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内心暗爽,表面却还是嘴硬“死也不要!你走开!”很少被顶撞又担心他伤势的沈冠侨很快就失去耐性,脸色一沉。“阿飞!”

    “你凶什么?”霍飞也不甘示弱地反呛回去“我被你吃干抹净了,你现在嚣张了?”听到“吃干抹净”这几个字,沈冠侨突然俊脸一红,难得地结巴起来“你你在胡说什么姐夫怎么会”

    “怎么?你还想否认?难道还是我自己脱光衣服求你上我的?”霍飞得理不饶人地步步紧逼。

    “当然不是。”沈冠侨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不起,都是姐夫不好,刚才不应该对你那么凶。”难得听到心上人道歉的霍飞在心里得意地笑开了花。

    不过他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不,是我不好。不该讲话这么冲。姐夫,你不会怪我吧?”

    “你不怪我就不错觉,我怎么会怪你?”沈冠侨苦笑了一下。“好了,乖,让姐夫帮你擦擦好不发?”

    “好。”霍飞对心上人温柔的语气十分满意,立刻像只小绵羊般乖乖地趴了下来。

    “屁股翘高点。好,现在姐夫会轻轻地掰开,可能有点痛,你忍耐点。”

    “嗯。”霍飞低下头,闭上了眼。

    沈冠侨对处理血淋淋伤口并不陌生,但这次他要看的是自己小舅子的屁股,而且还是他这个罪魁祸首弄出来的,不禁感到有点心悸。

    但他毕竟生性沉稳,没一会儿就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深深吸了口气,沈冠侨仔细地检查着伤口,再用沾湿的布轻手轻脚地擦拭

    “啊”霍飞发出了一声呻吟。

    “怎么了?”沈冠侨微微一惊“很疼吗?”疼虽然疼,但其实霍飞是因为昨晚的快感太过强烈,残存的余韵还没完全退去,所以一被碰触才会伤感地叫了出来。

    不过他可没笨到说聘为。

    “我是男人,怕什么疼,你尽管弄就是了。”沈冠侨知道他这个小舅子个性极倔,听他这么说,反而认定他一定感非常疼痛,说话的语气不禁更加温柔了“姐夫很快就好了,你忍忍。”温柔的大掌就在自己敏感的菊洞游移,霍飞心头一荡,差点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但为免被姐夫识破,他只好死命咬住自己的下唇。

    仔细擦拭好伤口,沈冠侨察觉阿飞身体微微发颤,误以为他痛得厉害,立刻不忍心地帮他把裤子穿好,抱住他放在自己在腿上“从在地上肯定很痛,在你伤口好之前,就坐姐夫腿上吧。”巴不得和心上人时时刻刻粘在一块的霍飞闻言一颗都要飞上了天,心里忍不住偷笑,表面却还要逞强一番“我又不是小孩子,要你抱啊?”怀里的男子眼角微挑,话中满是笑意。

    沈冠侨看得不禁一愣。

    自己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

    他这个眼睛长在头顶上,从不把谁放在眼里的小舅子是在跟他撒娇吗?

    接下来的一整天霍飞这得像神仙般快乐。

    向来只忙于帮务,很少有时间关心他的姐夫竟然把他当成宝似的,整天将他抱在怀中陪他聊天,这简直像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姐夫,我一直想问你,当初姐姐体弱多病,医生说她根本不能生育,你为什么还要跟她结婚或许这样说对你姐姐有点失礼,”沈冠侨轻轻叹了口气“但我当初是为了报恩才娶霍琪的。”

    “报恩?报什么恩?”“我母亲把我生下一就过世了,我是父亲一手扶养长大的。十年前他被朋友设计,欠下了一大笔债,要不是老帮主救了我父亲一命,他早就死在地下钱庄的暴力讨债下了。他帮我父亲还清了所有的债,之后我父亲忧郁成疾,他还负担了所有的医药费,直到他去世为止你父亲他是我们沈家的大恩人。”

    “所以你为了报恩就娶了姐姐?”

    “只要是老帮主交代的事,我万死不辞。”

    “所以你爱姐姐吗?”这是霍飞一直想知道的答案。

    “霍琪是个很好的妻子。”沈冠侨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