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火狮玫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喂,我饿了!”青萍冲那个死守门口的小胡子喊道。

    “叫什么叫!我也没吃呢!”小胡子没好气地叫着。无缘无故让大哥骂了一通,还好那个家伙在外面打野食,不然,如果绑错了的话,人可就丢大了!让他们以后在道上怎么混啊!都是她那个色鬼老公,老婆都丢了,还在眠花宿柳,害他白挨顿骂!这会儿还想吃东西?想得美!

    “这位大哥,从下午你们把我带到这起,我就滴水未进。就当你可怜可怜我好不好?”青萍软语温声地说。

    “大哥,你也不忍心见我饿死吧?再说如果我饿个好歹的,换不回赎金的话,可是你们的损失啊!大哥,求求你嘛,给我些吃的好不好?”青萍继续努力着。肚子里都唱空城计了!还好,顶着怡莲的名头,顶着她给人的温柔的印象,她理所应当地扮着柔弱。既然他们的目标是钱,那就说明她是安全的。

    这时光头进来了,他把一盒便当扔了过来“吃!”

    青萍打开便当,里面是一份鸡腿饭,勉勉强强了,反正地不挑吃的,有得吃就成。

    光头狐疑地看着大吃特吃的青萍“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姜航的妻子怡莲啊!你们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怎么想起来捉我要赎金啊?”青萍一愣。这呆子这会儿怎么聪明起来了?!

    “你不是!说,你到底是谁?”光头一把抢走了她的便当。

    没关系,反正那个便当已经被她吃了一大半了,这都是同那些死党抢东西吃时练就的好功夫。

    “我当然是怡莲了!否则怎么会到这里来?!难道你们真的那么笨,会大白天地绑错人?”青萍装傻。

    “可是怡莲是大家国秀,又是姜总裁的夫人,怎么可能吃这些狗食,并且吃得狼吞虎咽、津律有味呢?”

    原来是为这啊!呼!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呢!

    “大哥,我已经快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如果你一天没吃东西,就是山珍海味也吃不出来啊!所谓‘饱暖生闲士’就是这个道理!从中午你们绑了我到现在,我滴水未进,你说如果是你的话,能不饿吗?一个人在非常饥饿的情况下,哪还顾得上许多,所以”

    光头呆呆地看着这个女人的嘴一张一合。他只说了几句而已,她已经滔滔不绝地说了半个多小时了,并且还有持续的迹象。天啊,姜航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妻子?但她是人质,理应害怕的,不是吗?对了,她不害怕!这个女人实在太反常了!

    “如果你是怡莲的话,如果你是那朵温室里的娇花的话,被绑到这里来,应该是害怕的。可是”

    “你说的是这个啊!”青萍顿了一下,呀!原来自己忘了“害怕”!

    “其实我也是很害怕的,不过既然我老公已经答应你们的条件了,想来你们也不会为难我了吧?毕竟你们捉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钱。难道拿到钱,你们还会为难我吗?”泪水立刻涌上青萍的眼眶。

    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光头的心里充满了怜惜。怪事!他可从来就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啊!

    “如果你们不为难我的话,我一定配合你们!我发誓,一定帮你们从我老公那里拿到钱!再说,他是否拿钱来赎我,也正表明了我在他心里的位置!如果他不爱我的话,我就算死了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凄绝的神情,彻底软化了两个笨蛋!

    “快吃吧,吃完就好好睡一觉。其实,如果不是王我是说如果不是有人让我们这么做的话,我们也不会这么做的。”光头把便当递到青萍面前,小胡子又把自己的鸡腿放到她的盒子里“吃吧。虽然我们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们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向一个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下手!就只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大哥,你们就当可怜我,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好吗?”青萍继续用哀兵战术。

    “不行!这是我们道上的规矩。快吃吧!”两个人一同转过去,吃着自己的便当。

    不说?好!她一定会想办法知道的。青萍开始同那个鸡腿奋斗。虽然不是太好吃,但是——还可以,她必须有很好的体力!既然他们是受人雇用,那么他们的雇主很快就会来“验货”了。到时候,她必须逃,青萍在心里算计着。能是谁呢?怡莲的为人很宽宏,姜航也不是常同人结怨的人啊!如果是商业上得罪了什么人,也犯不着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啊!唉,头都快想破了。如果程百川在的话就好了,他的警察脑袋想这种事情正好,不用还真浪费了。

    一阵高跟鞋的响声划破了午夜的寂静。

    青萍睁开眼睛,在漆黑的屋子里,努力调整着视线。她紧盯着门口,一道昏黄的灯光穿过窄小的门缝透过来,照亮一小块地方。难道他们的顾主是一个女人?!

    “我倒要看看那个装腔作势的女人现在是什么样子!”

    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青萍忙闭上眼睛。

    “很顺利。他已经答应三天以后付一百万了!”是光头的声音。

    “很好。那个女人怎么样了?”那个声音趾高气扬地问。

    声音很熟悉,这个人一定是青萍所认识的。

    “她睡了。”光头把门推开一条缝。

    昏黄的灯光在来人的背后勾勒出一个轮廓。她打开灯,走近青萍,一把拉开被子“怡莲,你也有今天!啊?!怎么会是你?!”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坐起来的青萍。

    “我也不想啊!”青萍无辜地耸耸肩“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亲爱的秋表妹,看来你是真的想我了,才让这两位大哥请我过来小聚。”青萍慢慢地起来,在床沿坐下。

    显然,王秋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呆了,她张着嘴,看看床上坐着的青萍,再看看站在她身旁不知如何是好的两个绑匪,好久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们这两个混蛋,居然给我绑错人!”

    吹了个响亮的口哨,青萍起身站了起来,向着他们帅帅地挥了挥手“既然知道了是谁想请我来此一游,现在我也该告辞了。”青萍边说边笑地朝门口晃去。

    “想得美!你们还不快拦住她!”王秋大喊道。

    两个绑匪很配合地朝青萍围去。

    “你们千万别过来!”青萍一脸惧意地喊着。

    “如果怕了,你就不要逃!”捉错人已经够怄的了,偏偏那个人质还不知死活地想逃,并且是当着他们的面逃,简直不把他们当回事嘛。

    “哇,我好怕啊!”青萍抱着双肩叫道,只是惧意并没有到达她的眼睛里,甚至在她的眼角眉梢还闪动着戏谑的光芒。

    “知道怕就不要逃!”

    “各位大哥,既然知道捉错人了,那就让我走吧。我又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可是——”光头看看王秋。

    “如果你们让她逃了,你们一分钱也得不到!”王秋大喝道。

    “小姐,对不起了!”小胡子上前想捉住青萍,可是却很意外地跌了出去。

    “原来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啊!”光头小心地朝青萍挨去。可是他还没有靠近青萍,就被她一脚踢在小肮上,痛得蹲了下去。

    “敢打老子?!老子和你拼了!”小胡子再次冲了过来。莫名其妙地被丢出去,面子上终究挂不住。

    三两下摆平了光头和小胡子,青萍看着躺在地上哼哼的两人,又看着抖成一团的王秋,她摇了摇头“唉!就那么一点点本事,还敢拿出来丢人现眼,真是唉!”说着,给了他们一个可怜至极的、同情的眼神后,便向门外走去。

    可是,刚走到门口,青萍又退了回来。原因无他,只是有一把手枪对着青萍,她想不退回来也难。

    拿手枪指着她的是一个黑衣人,一身黑色的西服,半夜三更的还戴着墨镜,像是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吃哪行饭的!怕?倒是不会,只是任谁被一把枪指着头,都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大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青萍很配合地退回到屋子里。

    而地上的两个人也吃惊地忍着痛站了起来。

    王秋见到跟在两个黑衣人身后进来的人以后,惧意立刻从脸上消失了“原来是你!吓了我一跳。你这是干什么?”王秋坐了下来,不悦地看着那个男人。

    当然,那个人青萍也认得——他就是姜航的表弟姜帆!青萍的脸袋飞快地转着,看来情况不妙啊。可以看出来,姜帆带来的两个人可不像王秋找来的那两个“二百五”一样好对付!再说他们还有枪,气质上又是千年不化的冰山型——这种类型一看就知道是整日在刀头舔血的狠角色!想要在他们的手中顺利逃脱,好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来干什么你会不知道?!你背着我不也是干出了一件大事儿吗?”姜帆奸笑着挨着王秋坐下“亲爱的,在我发现你与黑道上的人有接触的时候,就猜到你要做什么了。不过我没想到倒让你歪打正着了。”他搂着王秋的腰,将嘴凑了上去。

    一把打下姜帆的魔爪,王秋十分不悦地瞪着他“你派人跟踪我?!”

    “有何不可?!”姜帆笑笑“没想到对你自己的表姐,你也能下得了手!”

    “我只是想要钱而已,并没有什么!”王秋低下头,掩饰闪烁的眼神。

    “真的吗?”姜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王秋恼羞成怒地吼道:“什么是不是的!谁又要你管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我!”

    “我不是东西?!那你又算什么东西!”姜帆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个巴掌将王秋打倒在床上“臭三八,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你敢打我?!我同你拼了!”王秋不要命似的冲上来,一把揪住姜帆的衣领。

    “把她捆起来!”姜帆命令道。

    一个黑衣人走上来,像抓小鸡一样把王秋拎了起来,捆了个结结实实。

    “你要干什么?!”恐惧令王秋不由自主地抖起来。这不是那个她认识的姜帆!

    “臭三八,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还真的以为你是谁。不过我现在忍到头几了!”说着,他走到王秋的身边,佯装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要杀了你,我还真的有点舍不得,毕竟你帮我捉到了青萍。”他的目光转到退在墙角,依然被人用枪指着的青萍身上。

    “嗯,捉到我是没有用的,你们的目标应该是怡莲才是。”有没有搞错!还不把枪放下,举这么久,手不酸啊!

    “no,我的目标可不是怡莲,我的目标是你!”姜帆指着惊讶不已的青萍。

    “不要说你同姜航没有关系!我一个字也不信!如果你们没有关系的话,你怎么会打扮成他喜欢的清纯淑女,他又怎么会让你自由出入他休息的房间,任你在员工面前吼他?!这些都是连他的太太——怡莲都做不到的!并且,他还与你成双入对地参加各种酒会!如果说你们之间没有什么,恐怕连鬼也不会相

    信!”

    “可是可是那个男人已经答应用一百万赎人了!没道理她不是他的妻子啊!”光头忍不住插嘴,很明显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哦?那一定是他知道被捉到的人是谁了。”姜帆若有所思地说。

    “是啊,他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了!”小胡子也忍不住插嘴。原来在姜航身边的是他的正牌妻子啊!

    “所以说你们是歪打正着啊!”证实了自己的推测,姜帆笑得更得意了。

    “你不是说他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吗?”王秋想起了那次姜帆说过的话“难道”

    “只有你这个蠢得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蠢女人才会相信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我之所以没有对她下手,是因为:第一,王青萍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第二,我不想与你的表姐夫有正面冲突!记住,咬人的狗是不会露出牙齿的!”姜帆得意地抚摸着王秋的脸蛋“真可惜”

    “什么意思?!”王秋小心翼翼地问。这个男人脸上阴沉的表情让她感到害怕——一种深深的恐惧由心底升起!

    “女人,你知道得太多了,并且现在你也没有用了。留你在,只能留给我自己麻烦而已。”

    “不要!我求求你,一日夫妻百日恩,请念在我们”王秋的眼睛里写满了恐惧与绝望。她从没想过这个以往在自己眼中没有用的男人会要杀死自己。

    “是啊,如果你不提我还差点儿忘了,你是那么令人销魂!”说着,他露出yin邪的目光看着王秋。

    王秋迎着他的目光,挺高了胸膛。

    没有言语,姜帆把她推倒在床上,粗鲁地撕开她的衣眼,甚至连绳子都没有解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周公之礼。为了能活着,王秋更是使尽浑身解数。

    当姜帆满足地爬起来以后,他走近依然被枪指着的王青萍,她正紧闭着眼睛、捂着耳朵坐在地上——该死的东西,大变态,恶心!

    “亲爱的王小姐,你是不是也想试试呢?”他一只手托起了青萍的下巴。

    “你去死吧!变态!”青萍将口水吐到他的脸上。

    姜帆不在意地一把抹去口水,笑看着青萍“看在钱的分上,我就饶了你!你应该十分庆幸你不是我想要的类型!也不知道我那位亲爱的哥哥到底看上你什么?你这种男人婆是无论如何努力也不会变成淑女的!炳他还真可怜!”

    说完姜帆便冲着站在门口的黑衣人挥了挥手“把她捆起来!”

    看着被绑得结结实实的青萍,他得意地说:“其实我早该把你捆起来,我差点儿忘了你的野蛮!”

    “帆,还不帮人家解开,我的手好痛啊!”耳边传来了王秋嗲得令人恐怖的声音。可是这个语调却更让两个口水直流的男人血脉责张。

    “你们想试试吗?”姜帆懒懒的声音,听在他们的耳朵里,像是天籁!

    “不敢。她可是老板的女人,我们哥俩可不敢!”光头吞着口水说。

    “如果我让你们试呢?”

    王秋瞪大了眼睛,不相信姜帆竟会这样对待她。

    “帆,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吗?!”姜帆大喝一声,吓得王秋不敢再应声——这个混蛋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大声地说过话!

    “老板,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可不客气了!”光头一个恶狼扑食,压到了王秋的身上。

    灯光昏暗的小屋里,充满了yin秽的气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