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火狮玫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束带着露珠的玫瑰送到王青萍面前“王小姐,请您接收。”

    王青萍无奈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把花随手扔给站在身旁的阿文,不理会送花的小弟,扭头便走了出去。

    “哇,天天有花!”娇嗔的女声中,大多是赞叹之声。

    “‘是你打动我的心,你不可以让他放任。没有你,我的心将像没有露水的玫瑰一样枯萎。’哇,好深情哦!”阿文念着卡片上龙飞凤舞的字。

    “是谁送的啊?”

    “没有署名。”阿文放下手中的卡片。

    “如果有人一天一束花,我一定非他不嫁。好浪漫哦!”“算了吧。这样你就嫁?那你还不如找一个开花店的,那样不是每天都有花了?!”

    “阿美,你说什么?”

    “说中文。唉,如果我的志军也每天都给我送花该多好。”

    天啊!青萍坐到办公桌后,伏在桌子上哀叹。有一个姜帆缠她还不够,又添了一个知名不具的家伙,想发火都没有对象。是谁那么无聊啊?现在可好了,整幢大楼都知道半个月来,每天都有一个痴情男子送来一束带露玫瑰。她的知名度可是够大的了,连保洁人员都能叫出她的名字!而姜航、周鸿那两个家伙更可恶,居然敢用那种眼光看着她,就像她是一个外星人似的!连日来的花海战术,缠得她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找姜帆、王秋那对奸夫yin妇算账!倒是那个姜帆,自从她赏他一副“墨镜”之后,就再也没胆量站在她的面前装帅哥了。

    “怎么了?”姜航一进屋就看见伏在桌子上的青萍“是不是不舒服啊?要不要去医院?”

    “啊——那个该死的送花的,我要扭下他的头喂狗!”

    “算了。如果每个人都会得到这种待遇的话,你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姜航拍拍她的肩。

    “谁稀罕。”一撇嘴,她开始品尝她的最爱——清咖啡。

    “你啊——”姜航习惯性地揉了揉她一头叛逆的短发。

    “我怎么了?!真是的,我就知道你巴不得天下的人都‘婚’了,好与你一样都沐浴在爱河里!”

    “结婚有什么不好?真是个小丫头。你看我和怡莲,你不羡慕吗?形单影只的又有什么好?”

    “收起你一脸蠢相好不好?身为当家老大,总是儿女情长的,怎么得了!”青萍冲他做了个鬼脸“william,有人怀疑我们有关系。”

    “我们当然有关系。我们是哥们儿啊!”“有人说我想在你和怡莲中间插一脚。”青萍有些不高兴。真是的,谁说男女之间没有真正的友情?都是些俗人。

    “不会吧。和你有一腿?我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和你这头‘火狮’做朋友还可以,**人?还是算了吧。摇头比较快!”姜航的反应实在很令青萍受伤。

    “喂,好歹也是哥们儿吧,我就这么差吗?”

    “没有。只是人言可畏,我还是闪了。对了,我同情那个将会成为你老公的人,他一定会天天生活在地狱里!”姜航大笑着。扬长而去。

    “百川!老大!神游太虚啊!”黄勇摆了摆手。

    “想什么呢?这些天你一直魂不守舍的!”李柏也坐了过来。

    “我说,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魔女了!”

    “天啊,我说对了!”康健看着程百川变红的脸及不自然的眼神怪叫着。

    “不会吧!除非你是被虐待狂!”黄勇难以置信。

    “当然没有。”程百川终于回魂了。

    “就是嘛。那种女人,谁敢要啊!”李柏拍拍胸口说。

    “我当然不是被虐待狂,但是我想——我还是爱上她了!”天,一句话,他顿时成了六只眼球的焦点。

    “你疯了?!”异口同声。

    “不是疯了,是爱上了!”谁听他们胡说八道,今天也该看美女去了。虽然她不是以往他喜欢的类型,但是爱情这东西,谁能说得准呢!他就是喜欢了,又能怎么办?她身上有种特别的东西,就是吸引着他。爱,就在心底滋生了,在不知不觉中滋生了。他能做的就是——美女当前,追追追!

    手持似火的带露玫瑰,程百川笑容可掬地站在阿文面前“请问,王青萍小姐在吗?”

    “她在。请问你有预约”忽然,她看见了他手里的玫瑰!

    “天啊,玫瑰情人!”随着阿文一声惊叫,人们纷纷转过头来,一睹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玫瑰情人”的风采。

    高大,英俊,带着迷人的微笑,举手投足间带着一种自信。程百川在一瞬间“电”到了在场的每一位美女!

    “玫瑰情人”?有点意思。程百川笑笑,他喜欢这个称呼。“我能去找青萍吗?”他举了举手中的玫瑰。

    “当当然。我带你去。”阿文很想看看王青萍是如何对待这个连续送花两个多星期的“玫瑰情人”应该不会像对待姜帆一样把花甩在对方的脸上吧。唔,她好期待。

    “是你!”周鸿看见手捧玫瑰的程百川吓了一大跳。

    “是我。我来找青萍。”程百川好笑地看着周鸿的一脸呆相。

    “天啊,你就是玫瑰情人!炳”周鸿的笑声引来了青萍。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声比人先至。

    “搞什么飞机?!”当她看到程百川,更确切地说,是看到程百川手中的玫瑰,立刻发出了喷火的前兆。

    周鸿赶紧拉着阿文退到一边,等着看一场龙争虎斗。

    “亲爱的,我哪敢搞什么飞机?我只是搞几朵花而已。如果你想要飞机的话,我这就去搞!”程百川诚惶诚恐,一手高举玫瑰,一手效仿西子捧心。

    “跟我进来。”青萍拉着程百川的手就往办公室里走。

    程百川回头,朝周鸿投了一个骚包之极的媚眼。

    “上帝保佑他,不怕死的又出现了。希望他死得不会太难看。”周鸿吹了一个极响亮的口哨。

    青萍把程百川拉进办公室后,马上关上了门,拉上了百页窗,彻底杜绝了外界的一切探索的视线。

    “该死的你,你以为自己在干什么?!”青萍瞪着程百川。

    “我只是在追求你,你看不出来吗?”程百川悠闲地坐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你的游戏可以结束了。”无聊!

    “可是对于我来说,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你到底想怎么样?!”怒火在青萍的眼底激烈地燃烧。

    “我?我想追你啊!”程百川慢慢地把花插在她的笔筒里。这个女人的办公室里居然没有花瓶,下次一定记得给她买一个。

    “可是我不爱你。”青萍给了他一个卫生眼。

    “只要我爱你就够了。我会让你接受我的。”自信,是程百川的最大武器。

    “你该玩够了吧!”青萍低吼着。这家伙简直就是驴子脾气。

    “你总是如此践踏别人的真心吗?对你来说,接受我的爱这么难吗?”程百川还是那种吊儿郎当的口气。

    “天啊,你听得懂中国话啊!”青萍无力地坐在沙发上。

    “当然听得懂,我也是正宗的中国人啊。可是要你给我一个机会,就那么难吗?要你给自己一个港湾就那么难吗?”百川坐到青萍身边。

    “听我说,你应该找一个温柔、美丽,至少有女人味的女孩做女朋友,而不是我这种男人婆!ok?再说我也用不着什么港湾。”无力啊!这男人的脑袋简直是花岗岩做的。

    “不许你这么诋毁自己!你根本不是什么男人婆!在我眼中,你是最美、最温柔的。”他温柔地轻轻述说着。一瞬间,青萍有了一种错觉,难道他是真的动了心?

    青萍静静地看着他,良久“虽然你说的都是假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很高兴。好了,游戏到此结束,你可以走了。记住,以后别再送花来了。”

    “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说真话?!其实你只是在逃避你自己的心,你是在拒绝一份真心。”

    “相信我,我真的不适合你,也不是你想要的。”她王青萍根本就不要什么港湾,大家就是她的家人。她就像是海的女儿,海的女儿是不需要港湾的。

    “你就是这么拒绝所有追求你的人的吗?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幼稚?”

    “当然不是。”因为死缠她而被她打跑的大有人在。姜帆就是最近的一个例子,想到姜帆顶着的那两个熊猫眼,她不禁笑了出来。

    “那个混蛋最近没有再来骚扰你吧?”程百川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那天他们在酒吧里听到的话,这段时间一直在他的心里盘旋。

    “谁?”话题转移得太快了吧。

    “姜帆。”这种女人让人怎么能放心。

    “哦。原来你是为了这件事啊!早说嘛,害得我吓了一大跳。”青萍立即轻松起来。就说嘛,谁敢追她这样的女人啊!自己吓自己。

    “你在说什么啊?”这次换程百川听不懂了。

    “还装傻?!原来你是伯姜帆再来追我,才想出这个办法来的啊,那真是要谢谢你了,他有好长一段日子没有再来缠着我了。”她立刻放下戒心,为程百川倒了杯咖啡,然后坐到他身边。

    程百川为她的粗线条气得直翻白眼。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你也用不着天天送花啊!我还以为是哪个混蛋呢!你知道吗?我已经被那些花搞得快神经错乱了。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早知会我一声?害得我提心吊胆了好些日子”

    青萍嫣红的、泛着玫瑰色泽的唇在他面前动啊动的。不由自主地,他的脸贴近了她的脸。在她还没来得及躲之前,他成功地吻到了她的红唇,并且以最快的速度逃到门口,又向里面喊道:“亲爱的,我会再吻到你的!”

    “去死吧!”那束玫瑰带着笔简紧跟着程百川飞了出来。听到他的宣言,她知道自己的一世英名是彻底毁了。

    “你还活着吗?我不是在做梦吧!”周鸿惊讶地看着得意洋洋的程百川。

    “你居然真的吻到了她?!你是第一个不怕死的鬼!”姜航佩服得打了他一拳。想当初,有多少人追求过青萍,可是能吻到她的,至今为止就只有程百川一人;而且,他居然还活着!这是不是代表他们得准备红包了?

    “两次!”程百川不可一世地比了一个手势。

    “什么意思?”周鸿疑惑地问。

    “我吻了她两次。”程百川扔下一枚重磅炸弹后便扬长而去,空余一群满地找下巴的家伙。

    “该死的程百川,我一定要扭下他的头下酒!”一开门,就听见青萍咬牙切齿地给程百川“祈福”算了,此时的火狮还是不惹为妙。悄悄地带上门,周鸿、姜航小心地退了出去。

    “王小姐,请您签收。”看着要喷火的王青萍,派送小弟不禁为那个送花的男人担心起来,心里则在暗自奇怪:他究竟看上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阿文,把花处理掉。”青萍一脸无奈地说。不会吧,只是为了让王秋他们知道她已经有男朋友而已,用不着这么大把砸银子,天天送花吧?

    “好。”阿文不理青萍,径自把花插在花瓶里。这个“玫瑰情人”真是细心,昨天知道青萍这里没有花瓶,今天就快递一个过来。

    “你在干什么?不是要你把花处理掉吗?”见阿文把花瓶放在她的桌子上,青萍奇怪地问道。

    “我不是处理了吗?”阿文对她露齿一笑,转身办自己的事去了。唉,这样的男人还不要,不知道青萍在挑什么。其实以自己这样一个小职员的身份,是根本不能与青萍——大老板如此重要的朋友成为朋友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她们就是成了好朋友。

    “王经理,外线。”是玫瑰情人!不过阿文没有告诉青萍。

    “你好,我是王青萍。”

    “亲爱的,你好。收到花没有?今天的花是不是最漂亮?”话筒里传来了程百川饱含期待的声音。

    “拜托.以后别再送花来了,我从来就不喜欢那些花花草草的东西。你没看见我的办公室里连个花瓶都没有吗?”青萍都快哀嚎了。

    “这样啊。那我明天不会送花了。”程百川的口气有着几丝挫败。

    “我只是不喜欢花。其实也没这个必要,我是说姜帆那个小人再也没有缠过我了,我想他们应该已经放手了,你也可以”

    “接受我这么难吗?”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难道她一点儿也不明白他的心吗?

    “算了,我不和你开玩笑,我还有事儿呢。拜!”

    “嘟”

    王青萍!你敢挂我电话!

    没关系,没关系,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程百川自我安慰着。不喜欢花,那好办,他换。

    “王小姐,请签收。”

    王青萍惊讶地看着眼前半人高的纸盒,不知应该做何反应。

    “我的爱永远不会变,我的心永远为你等待,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卡片上又是龙飞凤舞的几个字。天啊,这家伙在搞什么!

    “阿文!”

    “处理掉!我明白。可是人家一片真心,至少你也要看看是什么吧!”不让青萍再有任何说话的机会,阿文撕开了纸盒上的包装。

    “天啊!”阿文惊叫一声。

    “该死的!他居然送我这个?!”一个粉红色的且kitty猫四平八稳地站在盒子里,还在冲着她笑呢!

    “喂,是我。亲爱的,我的礼物你收到了吗?喜欢吗?这可是我为你精心挑选的。”电话那边是程百川自信十足的声音。

    “姓程的,你什么意思?”

    “我哪有什么意思啊。你不喜欢花,我就送个小礼物给你啊。”

    “我是说你为什么送这个?你是在笑我幼稚吗?”青萍一字一顿地说。

    “冤枉啊!亲爱的,我问过王sir,他说你小时候最喜欢这类玩具的啊!”程百川含忧带怨地说“王sir不会是在骗我吧?”他不禁喃喃自语起来。

    “你猪啊,我小时候喜欢那个,现在还喜欢啊?!我不是三岁,也不是十三岁,我已经二十三岁了!你这个白痴!”王青萍简直是把电话当做程百川的头一般,狠狠地砸了下去!

    “阿文,过来一下。”没多久,阿文走了进来。

    “王经理,有什么事?”她的目光源着那个漂亮的kitty猫。

    “这个归你了。”青萍指着那个造成她烦恼的根源。

    “真的?!”不信与兴奋同时浮现在阿文脸上。

    “当然。”她低下头,继续办公。呼,终于解决掉了那个麻烦。程百川这个家伙!

    “王小姐,请您签收。”这次是一个精美的小礼品盒。

    青萍十分不难地翻了个白眼,又十分不情愿地收下它。自然,那些拆看的任务都是阿文的。因为如果她不出手的话,相信到了明天,那个盒子一定还会保持原样。

    “好漂亮哦!”这次是一个美丽的音乐盒,一对水晶制成的天鹅随着音乐交颈而舞。优美的音乐让青萍也不禁引首而望。好美的天鹅!看来程百川还真是花费了很多心思。

    看着青萍嘴角的微笑,阿文把音乐盒放在桌子上,悄悄地走出去。

    “亲爱的,怎么样?这个喜欢吧!”程百川急切的声音在青萍耳边响起。

    “俗!”青萍发现自己有些口是心非。

    “不会吧?这可是我挑了一个下午才选出来的啊!”“程大警官,这么俗不可耐的东西,你也敢拿出来献宝,丢不丢人啊!我王青萍可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大小姐,这种东西怎么能人我的法眼!”青萍发现自己竟然还有心情调侃他!

    “大小姐,那你到底喜欢什么啊?”

    “自己猜!想不到就不要送啊!”“嘟”放下电话,程百川痛苦地低下了头。怎么会这样?!

    “王小姐,请签收。”

    这个人到底有完没完啊?王青萍无力地靠在椅子上。

    “哎哟!”一声惨叫。当然是阿文。谁让她总充当“拆包大使”呢!

    “天啊!这个家伙!炳”王青萍好笑地看着那个令阿文惨叫的东西。那是一个小礼品盒,不过里面可没有什么天鹅之类的东西,里面是一个弹簧举着的一个拳头,而这个拳头在阿文打开盒子时刚好吻到她的下巴。虽然不会太痛,但是吓一跳是必然的。

    “没义气的家伙!”瞪了努力拉下嘴角的青萍一眼,阿文走了出去。现在她开始觉得也许把“玫瑰情人”的头扭下来喂狗是一个好主意。

    “亲爱的,是我。礼物收到了吗?”自然又是程百川的电话。

    “你是不是恨我啊?”青萍努力板着脸,不能让他听出她的笑意。

    “当然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听着程百川诚惶诚恐的声音,青萍的肠子都快笑得打结了。

    “你想打我就自己来,何必假手于一个假拳头?”

    “只是我觉得这个有趣啊,而且也不会很俗。”冤枉啊!他怎么会恨她,爱她都来不急。如果恨她的话,能花费这么多心思讨她欢心吗?

    “是很有趣,只是你幻想我被你打一拳时,你会觉得很有趣吧!”唔,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了。也许每天都收到一件札物,并不是很糟糕的事。噢,她已经开始有些期待明天的礼物了。

    “程大警官,你的擦地功到底还要练多久?”凌星受不了地说道。

    程百川在那里走来走去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接连几天,都是一大清早放下电话以后就魂不守舍。今天可好,已经一整天了,他整个人问东答西的,现在又开始在那里转圈,地板都快被他磨平了!

    “程大情圣。你给我站住!”真受不了他,居然没有听见她在说话!凌星走上前去,挡在程百川面前。

    “凌星,有事吗?”

    “程大情圣。不就是追个小女孩嘛,需要把你愁成这样吗?”看到程百川一脸挫败的样子,凌星也不好计较太多了。

    “可是她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啊!我都快崩溃了。”程百川一**坐在椅子上。

    “你没送她玫瑰花吗?”黄勇他们也围过来。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