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火狮玫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机场,人头攒动。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程百川拿着照片对着人流急切地搜索着。照片中的人有一张清秀的容颜,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大大的眼睛,上翘的嘴角,迷人的微笑,让人移不开视线。她穿着一袭洗粉色的衣裙站在夕阳里,像是迷路的仙子!照片中的人,让人不由自主地想接近,仿佛她就是阳光,吸引着人们的亲近。像喜欢邻家女孩一样,程百川不由自主地想看见她,想呵护她。她是如此清纯,丝毫不受世俗的熏染!

    照片中的女孩儿是程白川的上司——王守诚的掌上明珠。王警官本来想亲自来接他女儿的,可是临时有任务,他只能让别人替他接回宝贝女儿了。七年前的她已是如此动人了,七年后,想必她已是倾国倾城的美女了吧。程百川微微地笑了。美女,当然大家都喜欢看;再说她是王sir的女儿,也许年近三十大关的他,姻缘就此有了着落

    王青萍,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青萍,青萍程百川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脑海里猜想着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

    两个小时过去了,程百川始终没有等到要等的人。他向乘务员询问,确定飞机并没有误点。也许青萍是临时有事没有来吧,要不然他早该等到了。要不然再等一会儿?再等半小时!对,就再半小时。他不断为自己做着心理建设。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那个清秀可人的美女并没有出现。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程百川顺着人潮走出机场大厅。忽然,他看见一个女孩子的手伸进一个孕妇的背包里,从里面夹出一个粉红色的钱包!那个孕妇丝毫没有察觉,依然慢慢地走着。偷孕妇的钱包,简直是罪大恶极!程百川朝那个扒手急速地走过去,也许是发现程百川的刻意接近,她走得更快了,三闪两闪,出了大门,晃出了程百川的视线。

    程百川告诉那个孕妇钱包被人偷了,然后追出了大门。他正为追丢了人而懊恼,就看见那个小偷背对着他站在一辆黄色的出租车旁,并且一条腿已经跨了进去!

    “站住!”千钧一发之际,程百川追了上去!

    “我?”那女孩指着自己的鼻子,出乎意料地,一反刚才的极力躲闪,很配合地下了车“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程百川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女孩:一头暗红色的短发——比他的头发还短!青紫色的眼影,几近黑色的唇膏像中了剧毒一样!一件仅能盖住肚脐的紧身衣,勾勒出她的魔鬼身材;一件破了洞的牛仔裤,配上一双休闲鞋,看起来就是那么的狂野。现在的小孩子都在想些什么?自食其力不好吗,偏要唉!

    “拿来!”程百川伸出手。

    “什么?”那个女孩一副无辜的样子,让程百川看了就起火。

    “钱包!”明知故问。装傻的功夫还挺高的。

    “青天白日,你居然敢打劫!’女孩吃惊地退了一步,看着程百川。她的目光让程百川觉得自己是一个外星人。

    “我说的是她的钱包!”程百川指着那个缓缓而来的孕妇。

    “小妹妹,经济上有困难,我们可以帮你,但是你的做法会让你的父母很失望的!”那个可怜的孕妇赶上来,苦口婆心地劝着。

    “mygod!”女孩拍拍前额“等一下!”

    “你怀疑我偷了这位夫人的钱包?’她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指着那个孕妇。

    “不是怀疑,是看见!程百川被她搞得有些不耐烦了。

    “是谁看见的?”她什么时候偷钱包了?!简直莫名其妙!

    “就是我!”程百川指着自己的鼻子。

    “你哪只眼睛看见的?我还怀疑你们是一伙的呢。你们合伙诈骗!”那个女孩一脸愤怒。什么跟什么?老爸说有人来接她的,结果她等了将近三个小时也没见一个鬼影,接着又从地缝里窜出来这么一个冒失的家伙,硬说她是小偷,还大言不惭地说亲眼看见她作奸犯科!

    “你!别以为你伶牙俐齿就能逃得掉!我是警察!”程百川亮出警察证。

    “警察有什么了不起?!警察就可以诽谤别人吗?我父亲还是警察呢!”女孩反击。

    “诽谤?等我找到证据,看你还怎么说!”程百川气坏了。现在的小孩子怎么这么刁钻!

    “你根本不可能找到证据!神经病!本小姐没有时间陪你玩!”女孩转身就要上车。

    “你站住!”想跑?没门!程百川抓住她的肩头。

    “非礼啊!”女孩转身向他踢去。想抓我?开玩笑!

    还真有两下子,怪不得不把警察放在眼里。程百川更加坚定了要把她抓住的信心。敢袭警,胆子不小啊!看样子还是一个惯犯!

    “警察抢劫了!”女孩一边打一边叫喊。幸亏还有那个孕妇向人群解释,否则他一世英名早就毁了。这个刁钻的丫头,如果不把她抓住,他就不是程百川。

    “小妹妹,只要你把钱包还给我,我不会起诉你的。如果你真的有困难的话,我可以帮你,但是你的这种行为是要不得的。”那名孕妇还在苦口婆心地劝她。

    “你闭嘴!”她回过头,对那个孕妇吼道。天啊,烦死了!她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又被人放鸽子,罚站将近三个小时,还要比武过招,她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

    女孩终因体力不支,被程百川抓住。

    “混蛋!放开我!我没偷钱包!”她快气死了!

    程百川什么也没有说,利落地在她的背包里翻出一个粉红色的钱包“你还有什么说的?人赃俱在!苞我走!”他把钱包丢给孕妇。

    “算了,警察先生,留下案底,以后她怎么办啊?钱包拿回来就算了吧。”那个孕妇忧心地看着女孩。

    随着那个孕妇远去,围在四周的人群渐渐散了。

    女孩气得快吐血了,有没有天理!真是的,是不是你的东西也要看一眼啊,她的钱包、她的钱、她的证件,谁来救救她!

    “你看那位夫人多宽宏大量,‘人穷志不短’这句话你听过没有!你小小的年纪,干什么不好?!”算了,得饶人处富饶人。正如那位夫人说的,如果真的留下了案底,对她的一生来说,将是一个抹不去的污点。

    那个女孩一句话也不说,低头看着地上。她一定是后悔了,也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吧。程百川掏出钱包,看也不看地从里面抽出几张,递到她的面前“拿着吧。”

    女孩没有接过钱,也没有说话,肩膀微微地耸动“唉!知道后悔了?改过就好。以后要自食其力啊,知不知道?!”他又添了几张,塞进她的包里,

    “拿着,快回家吧。”

    围观的人也说:“少年仔,拿着吧。改了就好!”女孩的肩抖动得更厉害了。

    终于,女孩有了动作,她左脚向前迈了一步,右拳狠狠地吻上了程百川的下颌!趁程百川怔住的空档,又是几拳打来!程百川慌忙应战,还是被k上一个“熊猫眼”

    “你疯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一拳比一拳急,一拳比一拳猛!所有的愤怒、屈辱都化成拳头,向程百川招呼过来。

    “当心我告你袭警!”再打下去,程百川难保不伤到她。

    “喂,你有完没完?!”程百川大吼着。她简直是疯了。

    “喂,我不会再留情了!”程百川闪得真是很辛苦!

    “不抓住你,我不姓程!”气死他了!

    “你姓什么我管不着,别跟我姓就行!有你这种儿子,我丢不起那个脸!”她终于说话了,语不惊人死不休。

    程百川的招式刚猛,女孩的身法轻盈,谁也占不到便宜。

    后来,来了几个警察,女孩还是被带到了警察局。

    “姓名?”

    沉默。

    “年龄?”

    沉默。

    “职业?”

    不管怎么问,她一个字也不说。不管谁问,她一个字也不说。就像一个蚌,谁也撬不开她的嘴。

    “百川啊,她到底是哪儿来的啊?”黄勇拍拍程百川的肩,看着他的“熊猫眼”同情地笑着。

    “还问什么问,先关起来再说。‘袭警’啊!要是都这样的话,我们还怎么办案?!”李柏生气地说。如今的警察越来越难做了。

    “唉,现在的孩子啊!”上了年纪的张宏叹了口气说。

    “我说程sir,让一个小姑娘打成这样,丢不丢人啊!说出去也不怕人家笑话。”凌星戏谑地瞟着顶着个大熊猫眼的程百川。

    “来,小妹妹,喝杯咖啡。你也累了吧。”凌星把一杯咖啡放在女孩的面前。程百川可是标准的好好先生,能把他气得大打出手的人物不简单哦!“他美丽的墨镜是你给他戴上的吗?”

    “墨镜?!”那个女孩儿看了程百川一眼,的确挺像的“是又怎么样!”

    “喂,阿凌,你落井下石啊!她是小偷”女孩凌厉的目光成功地使程百川闭上了嘴。

    “这是什么世界?小偷比警察还大牌!”黄勇大笑道。

    话音刚落,一个咖啡杯向他飞来。看着女孩愤怒的目光,不知怎么,黄勇感到好像正在受上司的责罚。他摸摸鼻子,掸掸警服上的咖啡,坐了下来。幸亏他躲得快!

    “年纪不大,脾气还不小!”张宏摇了摇头“现在的孩子,都给宠坏了。”

    那女孩这回什么也没说,呻吟一声,将头贴在桌子上。

    “孩子,快道个歉,程sir是很宽宏的。难道你真的想尝尝坐牢的滋味?”张宏又叹了口气。

    “我要告他抢劫。”女孩有气无力地说。

    “什么?!”她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全屋子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小女孩儿有点儿意思!

    “我要告他抢劫!”她抬起头,大声说了一遍,然后又极度疲倦地把头垂到桌面上。

    “好样的,有胆识!”凌星小声说。可是看到众同事们投来的眼光,她马上举起了手“当我什么都没说!”

    “你要告我抢劫?!”程百川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有没有搞错,他才是受害者啊!帅帅的他,如今顶着一个熊猫眼,受尽同事的嘲讽,特别是败在一个小姑娘的手里。可怜他英明一世啊!

    女孩什么也没说,维持着原来的姿式。同事们同情地看着他,使他不得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百川,你不是接王sir的女儿去了吗?怎么会去‘抢劫’这个小辣椒了呢?”凌星坐到程百川的身边,用胳膊撞了他一下,暧昧地问:“是不是看上人家mm了?”

    “你胡说什么!我等了三个多小时,就是没接到人。刚要回来就看见这个小表偷了一个孕妇的钱包!偷孕妇的钱包啊,不抓她都没有天理!”程百川提起来都觉得怄!

    “你见过人家吗,这样也敢去接人?难怪你没接到。”李柏问道。

    “我有照片啊!”程百川掏出照片。那么可爱的女孩,看到她,他的脸仿佛都不痛了、照片在大家手中传阅着,每个人都为照片中的人发出赞叹的声音。

    “不过照片中的人才十几岁啊,可是王sir的女儿该有二十多岁了吧。”凌星看着照片说。

    “是啊。这是她七年前的照片。七年前就这么可爱了,七年后,不知道如何惊为天人呢!”程百川感慨地说。

    “你也看看人家,女孩子要这样才可爱!”康健将照片送到女孩那儿,拍拍她的肩。她们是两个类型的,但是女孩还是文静些好。

    也许是出于好奇心,女孩抬起了头。看着照片里的人,她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她一把抢了过来“这就是你们要接的人?”

    “怎么样?可爱吧!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康健伺机开导她。

    “啊——”女孩哀叫一声,捂着脸坐了下来。开什么玩笑?!那个混蛋警察原来是老爹派去接她的人!真不知道是该大哭三声,还是该大笑三声。

    “姐姐,麻烦你,给我一杯咖啡好吗?”她无力地对凌星说“blackcoffee。”

    “怎么了?不舒服吗?”凌星问道。怎么才一转眼的时间就像个斗败的公鸡似的。

    “没有。我想喝杯咖啡,谢谢。”

    难得的礼貌使凌星倒了杯咖啡给她“真的没事儿吗?”凌星摸了摸她的头,没有发烧。她居然也会说“谢谢”

    “谢谢。我真的没事儿。”女孩朝凌星无力地笑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