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文学 www.pcwx.cc,点燃爱火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背起背包,唐爱修长而高挑的身躯,轻悄翻出窗外。外面是漆黑一片

    停顿好一会,确定没惊动任何人,她站直身子,拂着长而直的发丝。

    唐爱回头,环视一眼这栋双层别墅,唐寓。

    她厚薄适中的小巧菱角嘴,不妥协的往上一扬,然后,她和身上唯一的背包,一起离家出走。

    今年夏天,唐爱将由c大毕业。

    系主任想挽留她这朵系花,在学校留了个缺给她。不过,她计划出国留学。

    现在,这个计划因她父亲,唐立诚的一句话而泡汤了。

    两天前,唐立诚宣布,三月二十日要为她举行订婚礼。

    对象是唐爱一周前,才见过一次面的蓝维星。

    “爸,我反对。”唐爱跳起来:“哪有这么荒谬的事?我根本不认识他”

    脸蛋酷肖法国娃娃的唐爱,个性一点都不似娃娃的温驯。

    “上周末,他不是请我们去吃‘怀石日本料理’?”

    “才见过一次面,您就要我跟那个酷似外星人的订婚?太扯了吧?”

    想起那个两道浓眉,紧紧压贴住细小的双眼,活像外星人的蓝维星,唐爱胃一阵翻腾。

    “坐下。”

    “爸,难道您早就设计好这一切?”

    “坐下,听我说。”

    跺跺脚,唐爱不得不坐下,小巧菱角嘴,翘得好高。

    “你今年毕业,对吧?爸公司的事,该让你了解。”

    “这是两码子的事。”

    “听我说完,你就知道,是不是两码子的事。”立诚脸上没什么表情。

    这时,唐爱的母亲李可玉端了三杯果汁出来。

    “企业界陷入一片不景气,公司也受到影响。目前,公司是中看不中用。”

    唐爱眨闪着晶亮的黑白大眼。

    她无法相信,父亲的公司,一向经营得很好,从没听他提过这些。

    “维星是贸字连锁企业的少东。也就是贸联、贸统等等,只要有贸字的企业公司,都属于蓝氏家族所拥有。”

    “那又怎样?”

    “他贸统公司的订单,只要一半下给我们晶祺,不但立刻解除公司的危机,还可计划扩展。”

    “没错,爱爱。你只要听爸、妈安排,嫁给维星”可玉接口。

    “我不要!”

    可玉、立诚怔然地交会一眼,可玉依然温婉地说:

    “你就是这么淘气”

    “妈,我不是三岁小孩,别再哄我了。爸,您一间公司,居然要靠裙带关系扩展,不觉得很可耻吗?”

    可玉脸色微变,立诚拍着沙发扶手,怒喝:

    “住口!你这是对父母说话的态度吗?你书都白念了啊?”

    “你先别急,慢慢劝她。”可玉急忙说,又转向唐爱“爱爱,你”“妈,不必白费力气,您知道我的个性,说不要就是不要!”

    “你没有说不要的权利。”立诚“唬”地站起身,怒道:“听清楚了,三月二十日,你必须准备好,跟维星订婚。”

    说完,立诚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

    唐爱蹙紧细致的弯月眉,盯住案亲的背影。

    “爱爱。”可玉低唤。

    唐爱转望母亲,黑白分明的大眼,贮满不驯。

    “你也明白你爸的个性,说一不二。维星这孩子很不错,你嫁给他,对你的将来,对你爸的公司,绝对是百利无一害。”

    “那,您就再生个女儿嫁给他。”说完,唐爱起身回自己的房间。

    可玉呆了半晌,摇摇头,自语:

    “俩父女,简直是一模一样的两团火焰。怎么办?看来我得费点功夫劝爱爱。”

    既然是火焰,可玉哪劝得动?

    任凭可玉说破了嘴,甚至不惜以立诚的晶祺公司的利害关系为由,仍是无法打动唐爱。

    最后,可玉告诉唐爱,如果她不答应订婚,这学期,恐怕她也不必去学校注册了。

    深沉的夜色下,远处仍有霓虹灯,努力的一闪、一灭,仿佛它在证明自己的存在。

    坐在不知名公园内的唐爱,盯住霓虹灯自语地:

    “和你一样,我要靠自己。我可以向同学、朋友先借学费,要不就去打工,我不信我会饿死”

    思绪辗转了几天,唐爱深知,唯有“离家”一途,否则,她只有听父亲的安排。

    或许,她的离家,会妨碍父亲的公司,但是,就像她说过:——

    靠裙带关系扩展公司,太可耻了。

    想到这里,唐爱对父母的愧疚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振起精神,唐爱考虑起今晚的去处,她担心父母亲会找到她。因此,她不敢去亲戚、同学家,那么该去哪最好?

    忽然,一条人影走近唐爱。

    “小姐,你好。”

    唐爱瞪了他一眼,他自顾坐在她的旁边。“我叫阿山,小姐怎么称呼?”阿山看来就像个小混混。

    唐爱不理他,起身要走,阿山追上来。

    “小姐,别走,留个姓名,大家做个朋友嘛。”

    才走两步,迎面两个人挡住了唐爱。右边较矮小的一位,忽然嘿嘿笑道:

    “阿山,人家小姐看不上你啦!”

    “小黑,你少在那乱放屁。”阿山朝空挥一拳。

    “又在吠,又在吠。”小黑嘿笑着,细看住唐爱“唷!还是个大美女,难怪看不上阿山。”

    “吵什么吵?”左边又高又壮的这人,沉声道。

    小黑、阿山顿时噤若寒蝉。

    唐爱抬眼一看,这人长得有几分俊俏,只可惜,身上那股流气,将他拉得低俗。

    “小姐,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怕危险?”

    他贪狼似眼神,死盯着唐爱。他只高出唐爱半颗头,大约一七五公分左右。

    “你愿意让路,我的危险就解除了。”

    他倏然一笑,头微偏,左边那位会意似接口:

    “他是我们老大,叫泰阳,我叫小黑,他是阿山。”

    唐爱看也不看他们,扭头转向另个方向疾走。右边的阿山适时挡住她。

    “走开!”唐爱沉声命令着。

    小黑、泰阳不急不缓的走近唐爱,她成了被包抄。

    “走开,我不想认识你们,我也没钱,你们找错对象了。”

    “小姐,你很不开窍耶,我们老大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走开,不然我要叫了。”

    “我的地盘,你叫没用。”泰阳沉声说。

    阿山、小黑更拢近唐爱,而泰阳则阴邪的笑着,也逼近她。

    “救命!救命!哇”

    阿山迅速伸手,掩住唐爱的嘴,唐爱低叫一声,张口就咬。

    “哇!好痛。”阿山甩着被咬的手,左手依然伸向唐爱。

    “哈!帅唷。”小黑跳近唐爱,抓住她的臂膀“是颗辣椒哩。”

    唐爱奋起全力,死命挣脱,同时低下身,窜奔向前。“救命!救命!”

    “啊!快追呀,你俩个笨蛋。”泰阳狂吼。小黑、阿山忙追上去。

    奔跑到公园边缘,眼前就是大马路,马路边有便利商店,唐爱想跑去求救。

    不料,她脚下一滑,绊倒了。小黑、阿山随即追上,分拉住唐爱双臂,并拉掉她的背包。

    因为刚才被挣脱,这次,两人紧紧拉住唐爱,往后走。

    唐爱一面挣扎,一面大叫:

    “救命!救命!啊——我的背包”

    唐爱挣不脱,被带回公园原处,她仍然大喊救命。

    泰阳阴晦的沉声道:

    “太吵了!”

    小黑忙伸手,掩住唐爱的嘴。

    泰阳满意的一笑,走近唐爱,细细端详唐爱娃娃似的可爱脸庞。

    接着,他伸出手,轻轻抚触唐爱额头,拂开发丝。

    唐爱惊恐的瞪大眼,浑身虽动弹不得,仍“咿、唔”地做着无谓的挣扎。

    泰阳的手往下滑,摸唐爱雪白粉颈,接着又滑向她衬衫的领扣。

    说时迟,那时快,泰阳倏地用力一扯——

    衣扣掉了,唐爱的衬衫被扯开来,露出诱人的紫色胸罩。

    泰阳盯紧唐爱胸前,又伸手向她胸罩抓来

    阿山、小黑似乎被迷呆了,手略松,唐爱趁机张口,狠咬小黑的手,并且拼尽全力死挣,啊,竟然挣脱了,她跌跌撞撞再跑

    “笨蛋、混蛋!”泰阳怒骂道:“你俩在干什么?”

    从没遇过这种事的唐爱,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这刻,她恨不得多长两条腿,好逃离后面那三个恶魔。

    阿山动作敏捷,一把抓住唐爱的衬衫衣角,唐爱惊恐莫名的奋力往前冲,只听“嘶”一声,唐爱是脱离阿山的手。

    但同时,她的衬衫后背,也被撕开一长条。

    “干!被溜了。”

    “救命!谁来救救我——”唐爱疾声狂呼,并狂奔,如果允许的话,她真希望这会能昏厥,那么,就可以不必这么担惊骇怕了。

    小黑由左侧包抄上来,眼看就要追阻到唐爱。

    正在这时,唐爱看到正前方,树丛后闪出一条高颀身影

    唐爱知道,泰阳在后面,小黑和阿山在追她,所以,前面这个人,绝不会是他们一伙的。

    “救命!救救我——”

    唐爱娇呼着,同时投入高颀人影怀中,这个人,足足有一百八十多公分,和一七公分的唐爱比起来,多了一个头。

    唐爱浑身颤栗,死命的抱住这个人。

    “拜托!救救我”

    唐爱发现他很魁梧,抬头望去,只见他微戽的下巴,充满冷凝、沉静。

    这时,小黑、阿山已追近前,看到这个人,两人同时微怔,继而吼道:

    “放开她!”

    “她是我们老大的女友。”小山补充说。

    “才不是,”唐爱颤抖的手,摇晃着这个人,急忙说:“我根本不认识他们,他们是坏蛋、贼子、下三滥”

    阿山变脸,抢上前想抓唐爱,可惜,距离太远,他手太短,只能朝空一捞。

    “你敢骂人?可恶!操你妈的”

    阿山话未说完,这个人身躯不动,忽地抬腿,看似不经意地轻踢阿山的肩胛,阿山却晃退足足一步。

    阿山撞到小黑,两人同时变脸,盯住这人。

    “嘴巴放干净。”低沉的声浪,充满魅力磁音。

    唐爱惊愕的瞪大眼。

    小黑扬声道:“好胆别走!”这人转眸看小黑,小黑暗拉阿山忙转身,迅速退走。

    忽然,这人俯下头,正巧与拾脸,瞪大眼盯他的唐爱,差点脸碰脸。

    两张脸相距不足五公分,彼此气息,相互

    他特有的雄浑气息,让唐爱眩然;唐爱身上少女的幽香,也让他迷惑。

    看到他的脸,唐爱除了被深深魅惑,也更惊异于,一个男人竟然可以长得这么好看,还超有个性。

    尤其是那双冷犀的炯然大眼,任谁都不敢抗拒,只有俯首听令的份;挺直的鼻梁,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